第一百五十九章 尉缭的道(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尉缭被子婴的质问的不舒服。

    “秦王何意?”尉缭皱眉道。

    子婴卷起地图放入怀中,坐回床边正色道,“尉缭先生曾说过寡人的来历不凡。既如此,留在寡人身边是否就是为了查清寡人的来历?”

    “原来秦王说的是这个。”尉缭忽地摇头轻笑,“老夫承认这正是目的之一。”

    “哦?”子婴轻眯双眼,“先生既是隐士,何须理会这么多?”

    “隐士是老夫心之所向,老夫却算不得真正的隐士。”尉缭笑道,“尧时有个隐士叫做许由,尧想将位子让给许由,许由却说这番话脏了他的耳朵。而老夫心念天下,岂能成为隐士?”

    “心念天下?”子婴被搞糊涂了,“既是心念天下又何必隐藏起来。”

    “因为老夫所谓的天下,不只是君王百姓口中的,还有天地之间的道。”尉缭眼中闪着一抹向往的神情。

    “道家?”子婴皱眉。

    “非道家,诸子百家只是窥探了天地之道的一角。”尉缭解释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此为自然之理,秦王本不属于这里,却也是道之所生。如若能弄清秦王的来历,老夫便能和道更近一步。”

    “这个...”

    子婴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本以为尉缭只是个精于筹算的谋士,据说也会看面相和占卜,没想到对于玄道如此痴迷。

    “既然秦王开口,老夫便说出缘由。那秦王是不是也该告知老夫答案。”尉缭目光灼灼。

    “那就如先生所愿,寡人...”

    子婴也好奇尉缭的道,便仔仔细细讲述了所知道的一切。

    从秦代到千年后,从清晨直到正午,子婴说完时,议事堂外已经堆积起了一尺深的积雪。

    尉缭一直侧耳倾听,惊讶之余夹着一丝怅然若失。

    “唉,老夫早就知道始皇的大秦不会千代万代,想不到只有两代。”尉缭叹道。

    “一切都是有缘由的,暴政不可能久持。”子婴回道,“先生也没有必要再坚守己道,天与地只是气和土罢了,不是神明。”

    尉缭轻轻摇头,“秦王说的应是实言,但没有发觉有些地方不对劲吗?”

    “不对劲?”子婴不解,“难道尉缭先生认为后世史官胡乱记载?”

    “非也。”尉缭摇头道,“秦王刚刚说玄术都是虚妄的,但之前为什么还要问老夫诅咒一事?”

    “这个...寡人也糊涂。”子婴皱眉道。

    尉缭淡然一笑,“老夫已经知道答案了,道在其中矣。”

    “什么意思?”

&nb-->>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