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他日之约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老夫会的。”尉缭深深弯腰拱手,“恭送夫人。”

    虚怜媞微微点头,转身消失在夜色之中。

    九原郡,冒顿和左贤王骑马立于直道两旁。

    左贤王捋着山羊胡向南望,叹道,“这条直路是秦国始皇所修,能直通咸阳的甘泉宫。单于真的不想顺着此路过去?”

    “那就要看左贤王有没有对本天子撒谎了。”冒顿冷着脸问道。

    “臣...不知单于何意。”

    左贤王偷偷看着冒顿的脸色,正碰到冒顿的野狼般的眼睛。

    二人对视,两张严肃的脸没绷住。

    “哈哈哈...”冒顿紧握缰绳,放声大笑,“那几个女子若真是子婴宠幸的宫人,本天子几日前就发兵了。本天子虽想让子婴臣服,他真的臣服了,本天子反倒要杀他。”

    “如此说来,臣险些弄巧成拙了。”左贤王陪笑道,“那个家伙强硬的很,宁死不交,有我们匈奴人的气势。”

    左贤王知道瞒不住冒顿,仍旧告知他女子都是子婴宠妾。需要让冒顿自己来戳穿,否则会显得子婴过于强势,难免冒顿为了颜面,硬着头皮动兵。

    冒顿满意的点头,持鞭指向南方,“这条路,本天子迟早要过去。现在还不是时候,姑且灭了跋扈的东胡再说。”

    “单于是想给子婴留些时间吧?”左贤王笑道,“秦王子婴就这么死了,单于定是心有不甘。”

    “右贤王若是有你一半的聪明,也不至于傻乎乎的发兵定阳,就算死在那,本天子也不会派人给他收尸。”冒顿调侃道。

    左贤王忽地收起笑容。

    “那...大居次呢?她熟知大漠的地形,子婴得到雍翟二地定会做大。加上大居次的帮助,难保他日不会攻到大漠来。”

    “无关紧要。”冒顿冷笑着摇头,“子婴和本天子是一类人,本天子要统一大漠,他要将大秦旗插遍长城以南。那个时候才是我们决战之时。若不是左贤王提醒,本天子差点忘了有大居次这个人。”

    “但愿子婴不要让单于失望。”左贤王淡淡道。

    二人无言,静静听着北风呼啸。

    冒顿眼睛仍旧望着直道,他心中高大的始皇至死没能进入九原城,几个奸臣秘密带着尸身顺着直道返回的咸阳。而他在那几年后才登上单于位,连朝见的机会都没有。

    “其实...单于还是惧怕子婴的吧?”左贤王忽地开口。

    “你放肆!”冒顿转头怒瞪左贤王。

    “如果单于不惧怕子婴,大可把翟国还给董翳,让子婴亲自攻打。”左贤王分析道,“单于是怕子婴历战太多,他日无法匹敌吧?”

    “做臣子的,还是不要太聪明的好!”冒顿冷声道。

    左贤王毫无畏惧,对视冒顿,“不想看到子婴太弱,又不想看到子婴过于强大。左思右虑可不是草原霸主该有的,会变钝的。”

    “呵。”冒顿倏然苦笑,“知道就好,说出来干嘛?早知道你这么惹人厌,当年本天子就应该把左贤王之位,让给射中头曼头部的须卜氏。”

    “现在给也不晚。”左贤王笑道。

    “少来这一套,其他氏族的人可比不上你。”冒顿懒散道,“依左贤王的意思,本天子该当如何?”

    左贤王抬起头,放眼四顾,“不想让沾血的刀生锈,只能让这把刀一直浸泡在血里。九原郡的秦人...”

    “本天子会抓回去做奴隶的。”

    “这次不要奴隶,一个不留!”

    “本天子懂了。”

    冒顿会意的邪笑,眼中一抹杀气闪过,早有准备的左贤王后背一凉。

    左贤王裹紧头上的羊皮帽,抽出腰间的短刀,倒映着惨淡的月光。

    “单于,今晚便动手吧。”

    咔哒,咔哒——

    冒顿正欲策马调兵,背负弓箭的匈奴兵骑马驶来。

    “报单于,东胡派使者来索要东方的空地。”

    东胡过去一直是草原最强,冒顿继位后一直故意忍让东胡。

    东胡使者曾索要冒顿最爱的千里马,冒顿不顾大臣的阻拦,将千里马送给东胡君主。

    第二次便是索要冒顿的一个阏支,冒顿仍旧遵从。

    这一次,已经开始索要领土了。

    “你怎么看?”冒顿笑问着匈奴兵。

    匈奴兵微微思索,“回单于,那块土地干涸不堪,一直都是空着,倒不如给东胡。”

    “一匹马,一个女子本天子根本不在乎,疆土是国之根本,岂能给他!”冒顿大喝,一刀砍掉匈奴兵的头颅。

    四野的匈奴兵齐刷刷聚集在九原城下,跨马背弓,整齐列阵。

    冒顿高举染血的短刀,“集结骑兵,今晚发兵东胡!”

    “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