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冒顿的心思(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聪明!”左贤王拱手赞叹,“不愧是秦王,本王讨教了。不过秦王是从什么时候发现本王的身份?”

    子婴微微一笑,“寡人说从见到的第一眼,左贤王信吗?”

    “什么?”

    “跟在大秦如今最有资历的统领身后,却丝毫不输气场。眉眼之间尽是从容,看寡人的眼神还带着些许的不屑。”子婴笑道,“要不是年龄不对,寡人差点以为冒顿亲自来了。”

    “原来如此,哈哈哈。”左贤王略带歉意笑道,“秦王勿怪,匈奴以左为尊,本王按照姓氏只能做到右骨都侯,一跃而至左贤王,确是狂傲了些。”

    子婴暗笑,若不是早早知道左贤王亲自来了,也不敢在右贤王十万大军围城下如此从容。

    “寡人姓嬴。”

    “本王姓兰。”

    二人舀着两爵酒,拱手行礼对饮。

    “秦酒果然醇香绝妙,不像匈奴的马奶酒,酸中还带着些辣。下面的人抢着喝,本王却是喝不惯。”

    左贤王说着,又舀着一爵酒自饮。

    子婴默默看着,直到左贤王脸颊微红,悠闲倚在亭柱旁。

    “如果寡人没猜错的话,冒顿最想做的事是大漠,怎么平白无故南下了?”子婴趁机问道,“难道仅仅是当年征战之仇?冒顿不是这种报仇心切的人吧?”

    “当然不是。”左贤王双手醉醺醺的比划着,“匈奴以龙为图腾,阴山南的诸侯也是如此。但只有秦国和匈奴一样尚黑。冒顿单于也是最崇敬秦国的始皇的。可惜,冒顿继位时大秦已经覆灭了。”

    子婴沉默不语,幻想着始皇还在,大秦与匈奴南北争雄的盛况。

    “冒顿本来心有不甘,后听说始皇之后仍在,想看看分了大秦天下的诸侯和新的秦君,都是些什么人。”左贤王忽地一笑,“可惜诸侯不堪一击。雍王章邯仗着长城为界,还能苟延残喘几日,翟王董翳就是个废物。这些人不配分大秦的疆土!”

    左贤王继续说道,“冒顿单于只是希望大秦能臣服于他,并未想过灭国。右贤王那个白痴,私自发兵十万,误以为身死就能激怒单于伐秦。殊不知,他就算死的再惨,单于也不会理他。”

    “寡人献上宫人,冒顿就会赐地退兵。否则,便会打到寡人臣服为止吧?”子婴笑道。

    “正是。”左贤王回道。

    “寡人后宫之中倒是还有几个外族女子。”子婴喃喃道。

    “秦王想妥协了?”左贤王皱眉,子婴不求和才是他佩服的,妥协称臣便是贪生怕死的小人,这顿酒也就白喝了。

    “人会给,仗也要打。”子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