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左贤王(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虚怜媞心底一寒,子婴素来不看重她,她也对子婴说过日后会回大漠。

    只要上交一个不被宠幸的宫人便可获地免战,任凭哪个君王都没法拒绝。

    “王上...”虚怜媞小声叫道。

    子婴皱眉深思,虚怜媞一心要坐到单于位,为了大秦的兵械才委身留下,怎么算都是舍弃她为上策。

    “唉...”子婴皱眉叹气,松开虚怜媞。

    尉缭和李信暗暗叹气,但也认为子婴此举才是明智之选。

    使者轻蔑一笑。

    虚怜媞咬着嘴唇,眼中泪水闪烁,“臣妾懂了。”

    “懂了还不退下?”子婴微微不悦道,“秦君夫人不要总抛头露面的,这不被人惦记上了?”

    “王上说什么...”虚怜媞不确定子婴的意思。

    “议事堂后面有床榻,安心养胎,过去休息吧。”子婴说道。

    “那...王上不送臣妾走了?”

    “再废话就不一定了。”

    虚怜媞心中五味杂陈,泪珠夺目滑落。子婴是她如今唯一的倚靠,这个倚靠没有舍弃她。

    “谢王上!”

    虚怜媞擦着眼泪,小跑而去。

    “女人就是麻烦,让使者见笑了。”子婴苦笑道,突然想到好久没见到体贴的薄夫人了。

    匈奴使者脸上的嘲讽消失一空。

    “子婴,你是个人物。”使者正色道。

    “夫人已有身孕,哪能随便就送人啊,使者想多了。”子婴轻笑道。

    “小人佩服秦王,但和单于的大战在所难免了。”使者有些惋惜道,“秦王还不是单于的对手。”

    “那就打好了,寡人...”

    “王上,臣带了酒缸来!”

    杨辰抱着一米左右高,盛满酒的的圆胖酒缸,摇摇晃晃走来。

    “真是难为咸阳令了。”子婴叹道,秦朝的粮食贵重,酿酒业被大力遏制,这么大的酒缸还真的不好找。

    匈奴使者看着酒缸,笑道,“秦王这是想请小人尝尝秦国的酒吗?”

    “那是自然。”子婴略带深意说道,“兴许喝着,还能谈成别的交易。”

    “草原羊奶酒小人早就喝腻了,若是秦酒美妙,小人也会考虑一下。”使者笑着回道。

    杨辰按子婴的意思,将酒缸抱到院落中的亭子一角,回到议事堂取了爵,觯,斛放在亭栏上。

    子婴和匈奴使者坐在相邻的栏杆上,杨辰恭立在子婴身旁。

    “咸阳令站在这里干嘛?寡人和使者有要事相商。”子婴笑道。

    “啊?”杨辰摸不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