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无赖右贤王(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打回来了?你确定?!”子婴一愣,难道冒顿不想让他北进了?

    传令兵喘匀了气,说道,“定阳城北尽是匈奴兵,立而不动,不知何意,臣猜测是如此。”

    “总之来者不善,臣去看看。”李信冲出门外直奔定阳北而去。

    “臣妾也去阵前!”

    虚怜媞也要出门被子婴抓住胳膊,“夫人双手受伤,没法再上阵了,当年的三国之塞易守难攻,姑且暂先拒守。”

    “头曼之女不惧小伤,斩下带兵之人的头颅才是解围之法!”虚怜媞决绝道。

    四目相对,子婴一瞬间有些恍惚,仿佛看到了戏曲里的花木兰,还真有些舍不得她回匈奴那里,可惜是想当单于的花木兰,留不住。

    “不准去,安心养胎为大,这些日子骑马也要缓行。”子婴微斥道。

    虚怜媞皱眉道,“匈奴女子有的孕期还在喝酒,臣妾这算不了什么。”

    “总之就是不准去,没有商量的余地。”

    虚怜媞还想辩驳,议事堂外局促脚步声传来,两个中卫兵带着肥头大耳的匈奴男子挺着大肚子走来。

    男子带着下摆遮住脖子的皮帽,缝隙中耷拉下几缕小辫子,面色凶狠,活脱脱安禄山第二。

    “右贤王?”虚怜媞看着男子的打扮脱口而出,“按照匈奴的官职安排他不该在这里才对。”

    “围城的阵仗却不攻打,冒顿没有亲自来,怕是他私自过来的吧?”子婴分析道。

    “没错,就是逃兵告知本王的定阳沦陷的,本王才专程从疏属山赶来。那个逃兵已经被本王亲手杀了。”男子抬起下巴,趾高气昂道,“见败王一面真是难啊,连亲卫都不让带。”

    “不得对秦王无礼!”杨辰怒喝道。

    “本王无礼又如何?”男子冷笑,“定阳城外都是本王的人,一个亡国之君还能怎样?况且本王是给败王送礼物的,”

    虚怜媞皱眉,“匈奴有什么宝物我怎么不知道?”

    男子直视着虚怜媞,突然一愣,“大居次怎么会在这里?”

    “还知道我是居次啊,那为什么还不下跪?”虚怜媞冷笑道。

    男子犹豫再三,双腿跪在地上,“臣呼延明拜见大居次。”

    “呼延氏的右贤王?”虚怜媞惊道。

    呼延氏只是异姓的王族,最高只能做到辅佐单于的右骨都侯而已,这个胖子做到了王?!

    “全靠单于开恩提拔。”呼延明恭敬道。

    “右贤王的箭法应该不赖吧?”子婴嘲笑道。

    冒顿弑父夺权之前,发明一种响箭,曾把响箭射向爱马和妻妾,凡是不射箭的人当场被杀,先射箭的人立刻会被重用。

    子婴猜测,呼延明能做到这个位置,八成就是先射箭那几人之一。

    “哼!”呼延明重重哼道,“本王箭法好不好,败王拿心脏试试不就成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