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传承为饵(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本在六年后,刘邦白登山之围就是中了冒顿此计,冒顿派老弱之兵,引诱刘邦三十二万大军急攻入山,早就埋伏好的精兵从后杀出。被困的七日七夜刘邦惧怕不已,认定凭武力无法战胜匈奴。陈平的嫁皇室女求和之计自此诞生。

    “尉缭前辈有何高见?”子婴拱手问道。

    “秦王所言有礼,翟国地势高峻,适合弓弩手伏击,匆匆前去危险重重。”尉缭分析道,“秦王既然想速战速决,决战地必须由秦国来挑。”

    尉缭顿了顿,直视问道,“秦王真的舍得那把剑?”

    “寡人舍不得。”子婴直言道,“但也就只有它诱使冒顿改变战场了,由主动成为被动。”

    李信猛地醒悟,“王上说的可是宇宙锋?”

    “那是什么?”虚怜媞问道,她见过最锋利的武器便是削玉刀和赤霄剑,还从没听过这个名字。

    “大秦历代国君的佩剑,世代相传,也是大秦王权的象征。”子婴叹道,“当年武安君白起自刎,用的就是这一把。”

    子婴说着,猛地拔出腰间佩剑。青绿色宽脊铜剑,赫然出现在几人面前,外表朴实无华却给人一种厚重威严之感,恰如老秦人的处世之风。

    “秦王近日仍可速攻,选定决战地后便可以此为饵了。”尉缭谋划道,“大秦和北胡,西戎是世仇,冒顿会忍不住的得到这把剑。”

    “这把剑绝对不能落到冒顿手中,不如王上弄一柄假剑好了。”杨辰谏言道。

    “哈哈...”子婴笑出了声,“寡人到时候会亲自带剑出现,真剑假剑有什么区别吗?”

    “王上还有亲自去当诱饵?”杨辰吃惊道。

    “冒顿诡诈的狠,寡人若不亲自前去,他凭什么相信是真的?”

    “可是这怎么看都是个死局啊!”杨辰皱眉道,“大秦兵力不足,若是被匈奴包围,根本没有生机,还不如正面一战。”

    子婴摇头,“正面一战也没有生机,就要看几日后能不能找到绝佳的奇地了。”

    “作战讲求天时地利人和,天时已过,兵力占劣,地利还是未知,这仗要怎么打?”李信急道,“尉缭前辈就没有别的办法吗?!”

    “和董都尉一样向匈奴称臣也是办法。”尉缭淡淡道,“不想苟且偷生,便要置之死地而后生。凭借守城将士想轻松打嬴草原铁骑,哪有那么简单。”

    李信猛锤地板,“偏偏西魏和代国又有战事,不然将他们调动起来...好像也打不过...”

    西魏有十万兵,代国却只有三四万,加起来也是兵力不足。何况东周以来,周王失去调动诸侯的能力,还从未有过诸侯共伐匈奴之举,多半都是由紧靠着赵国全权处理。

    李信和杨辰没了主意,垂头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