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算计重重(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什么东西?”雍齿急问道。

    陈平捂着下巴思索,却猜不到子婴说的是何物。

    “申阳的人头,魏王豹应该会喜欢吧?”

    “河南王申阳?”雍齿一惊,“此法不可,河南王和韩信大统领已经联手攻到了阳翟,他是西魏的盟友。”

    “韩信那个人渴望建功立业,他需要的不是盟友而是对手。”子婴笑道,“申阳还曾是张耳的部下,二人关系匪浅,常山是西魏灭的,雍齿统领觉得魏王豹会放心申阳吗?”

    雍齿仍旧不放心,“攻打盟友这种事魏王豹会做吗?”

    子婴暗笑,魏王豹当年可是先背叛项羽投靠刘邦,后娶了了薄夫人,便心想称帝,背叛刘邦重投项羽,这种人和雍齿不愧是君臣二人。

    攻打盟友这种事,只要理由足够,魏王豹会做的。

    “雍齿统领放心,就算魏王豹不想明着动手,但寡人可以啊。”子婴笑道。

    雍齿茅塞顿开,“秦王的意思是和西魏联手攻打河南国?”

    “正是。”子婴解释道,“等到打下西魏,魏王豹可以把罪责都推到寡人身上,寡人也会配合他,让他不会被众诸侯指责。”

    “如此甚好!小人谢过秦王了。”

    雍齿激动道,从鬼门关走出来还能有这种大礼。拿不成张耳,倒是可以拿下申阳,如此一来不虚此行,得到重视还能揭露刘邦一行的嘴脸。

    “寡人最佩服英豪,雍齿统领丰邑拒守刘邦时,他可是全力攻打两次都失败而返。刘邦都能称王,雍齿统领凭什么落得如此地步。”子婴正色道。

    “唉,还是秦王懂得在下。”雍齿这一刻居然有种背魏投秦的冲动。

    吕马童想要说什么,被陈平踩着脚憋了回去。

    “今日如此全是被李左车害的。”子婴挑唆道,“寡人从一开始就没想过杀雍齿统领,快快请起吧。”

    “谢秦王。”雍齿起身擦着汗水,“还有一点小人要问清,他日攻下河南国,秦王想和西魏如何分地?”

    “雍齿统领以为魏王豹想如何分?”子婴反问道。

    雍齿摸着大胡子思索,“殷国和韩城都是西魏的囊中之物,小人猜测会以洛阳为界,洛阳以西尽归秦国,东方连着殷韩,自是归西魏。”

    陈平转过头去,不想看雍齿一眼。

    瓜分国界,要么以大川沟壑,要么以险关俊峰,再不济也要以边郊村县。若以大城为界,大城的归属定起争议,况且那是洛阳,周平王东迁之都,无论哪一方都不想放手。

    “这样分,魏王豹就能满意了吗?”子婴笑问道。

    雍齿点头,“秦王帮了大忙,魏王豹不会得寸进尺的。”

    “寡人倒是有另一种分法。”子婴摇头笑道,“函谷关以西归大秦,以东归西魏如何?”

    “函谷关?秦王说的是函谷关?!”雍齿眼睛和嘴巴齐齐睁大。

    一旁的陈平和吕马童呆了半晌,塞国和河南国的边界就是函谷关。子婴如此说,就意味着打下河南国全给西魏。

    “秦王到底想要什么?”雍齿不解,发兵攻城却不要疆土,这种事他还没听过。

    “寡人要的就是刘邦的党羽死光。”子婴直言道,“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