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 九章 雍齿的抱怨(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陈平不再多言。

    子婴带着陈平走到最西侧的屋子,吕马童抱肩站在门口,厌恶的看着窗边泪流满面的雍齿。

    “五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哭唧唧的。”吕马童讥讽道。

    雍齿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李左车...背信弃义...我就不应该相信他!”

    刚刚西侧窗外,‘李左车’也带着张耳驰向栎阳城门。

    “他是李牧之后...居然不守信用...真给祖宗蒙羞。”雍齿擦着眼泪说道。

    陈平冷笑道,“雍统领,你想怎么死?念在曾同是西魏臣子的份上,在下可以亲自动手。”

    “我不能死,泗水县妻儿老小还等着我呢。”

    雍齿跪爬到子婴脚边,“秦王只要不杀小人,想让小人干什么都可以,甚至可以出卖西魏!”

    “你现在才想起出卖,刚刚怎么不让李左车死?”吕马童不悦道,雍齿害的他又要抄一边书。

    “他就是个懦夫。”陈平笑道,“可以接连不断的出卖旧主,若真让他害人,心里怕是还有些愧疚呢。”

    子婴笑而不语,他只需要不说话,雍齿就能把自己吓到崩溃,到时候才能让他更听话。

    雍齿臃肿的身子,跪爬回陈平脚边,“陈平先生帮小人求求情,等小人归国一定善待先生的邻里亲朋!”

    陈平微笑的脸瞬间铁青。

    “你还要善待他们?要让他们生不如死,懂吗?!”陈平阴狠说道,他谣言就是家乡那群人传开的,

    “懂...”雍齿点头如捣蒜,“什么要求小人都答应。”

    “你都这样了,留你有什么用?”吕马童不屑道。

    雍齿左思右想,确是想不到理由。

    “小人家乡有楚地青梅酒,秦王想尝尝吗?”雍齿苦丧着脸说道。

    “什么?”吕马童一惊,“这你也能拿的出手?”

    “雍统领把楚地虞姬送给王上,兴许在下会为你求情。”陈平冷声道。

    “那就是让小人去死啊。”雍齿彻底无奈了。

    子婴猜测雍齿也拿不出什么东西了,留着他还有大用,得给他一个台阶下。

    “寡人最喜欢楚地的青梅酒,成交。”子婴笑道。

    雍齿一愣,跪地抬头看向子婴,“秦王当真?”

    “君无戏言。”

    “那小人现在就给返回楚地给秦王取。”雍齿急道。

    “不急,酒什么时候都能喝。”子婴略作为难道,“还有一件事,还需要和雍统领商量。”

    “秦王请讲!”

    子婴转向西南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