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空手套白狼(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下只是实话实话,诸位何必如此激动。”李左车语气渐渐弱下。

    他只是是兵中智者,玩起心机诡道不是陈平的对手。

    “要是怕了就跪下给王上认错。”陈平冷笑道。

    “算了吧。”子婴解围道,“寡人刚刚改了大秦律法,还不想滥杀伐。李左车先生在代国不得志,到寡人面前发些牢骚,寡人可以理解。”

    李左车沉默不语,心里五味杂陈。

    赵王歇也是个被大势立起来的庸主,被贬为代王丝毫不气,反倒苟安赵北。诸侯伐秦时,李左车出谋划策,被封为广武君,如今这个广武君反倒成了闲职。

    “王上心肠太过善良。”陈平说道,“因傲气而死的英豪不在少数,不差他这一个。”

    李信蓄势待发,只等子婴的一声令下,就要让李左车人头落地。

    “陈大夫无需多言。”子婴轻笑,看向面前失落的李左车,“左车,虚位以待的车。这个名字起得不好,改日换个名字说不定就不会如此境地了。”

    “说吧,到底有什么事。说完了敢快滚蛋。”吕马童不悦道。

    李左车叹道,“在下希望...秦王交出常山王张耳。”

    “你在做梦!那是本骑将狩猎的战利品,凭什么给你。”吕马童喝道。

    “常山国已经灭了,秦王留他也没什么意义,交于在下,代国日后定会记得秦王大恩。”李左车拱手道。

    陈平暗笑不语,西魏和代国加上陈馀共灭了常山,都想分得更多的疆土,哪一方能活捉张耳定是首功。代国太小,所谓的恩情都是虚的。

    “说些实际的吧。”子婴淡淡道。

    “代国...代国...”李左车皱眉,代秦并不接壤,割地无从说起。以财物置换的话,数额还需赵歇来定,李左车根本没法做决定。

    “要是没有的话,这笔买卖怕是就无从谈起了。”子婴笑道。

    “秦王留张耳有何用?请告知在下,代国或许能协助秦王,如此交换如何?”李左车情急道。

    子婴笑着摇头,留张耳是用来让刘营失去威望的,其他诸侯还真的没法帮忙。

    “赵地女子美而善词,秦宫之中多半是赵女。广武君没打算以此交换?”陈平调侃道。

    李左车低头不语,他知晓子婴遣散后宫之事,子婴绝不会再收。他此次匆忙前来,也猜到会是这个结果。

    “如此说来,广武君只能原路返回了。”李信嘲弄道,“本统领还要多谢广武君展示一场对剑舞。”

    李左车无奈,代国北靠匈奴实非良地。邯郸偏偏又在原赵国最南部,多半是陈馀和西魏的了。

    “在下告辞。”

    李左车施礼,正要走下城头。

    栎阳东北方向,马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