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攻心毁道(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李左车?寡人那日不是拒绝他了吗?又是怎么进栎阳城的?”子婴皱眉道。

    “不是在城内是在城外。”吕马童解释道,“王上要是再不去,李信统领都要动手了。”

    赵国楚国都是大秦禁地,一个在北一个在南,本无矛盾,子婴猜不到动手的理由。

    “去看看吧。”

    子婴松开采薇的手,带着吕马童驾马疾驰到栎阳城头上。

    面色惨白,遍体鳞伤的墨楚手持五尺青铜佩剑,和干瘦的青年男子对峙于栎阳城下,李信和陈平趴在城头面带笑意围观。

    “李左车真有当年李牧遗风,墨楚不是对手。”李信笑道。

    子婴认真观望,看出墨楚身上的血都是旧伤崩开,并不是李左车所击。李左车双手持剑神色紧张,面对受伤的墨楚也是不敢大意。

    子婴暗笑,李信伐赵成功,伐楚却失败。他心底自然希望赵人能赢,也好挽回过去的颜面。

    “李左车手中的佩剑是李统领所借的吧?”子婴笑道。

    “少壮热血方刚,臣借剑让他们大施拳脚罢了。”李信尴尬一笑。

    “墨楚拿的只是普通的秦剑。”吕马童说道,“明显就是李信统领偏心。”

    “什么偏心?”李信板着脸,“墨楚主动挑衅,扬言秦赵都是嬴姓赵氏,但加起来敌不过楚国,被打死都是他活该。”

    墨楚虽狂,但不至于说出这种话,多半又是陈平暗地里挑唆的。

    李左车见子婴现于城头,持剑拱手,“在下李左车,奉代王命令而来,望秦王大开城门。”

    “哼!”墨楚冷笑,“李牧不是流传的四大名将之一吗,他的孙子怎么不敢和项燕之后一较高下?依鄙人看来,还是把这个位置让给出来吧。”

    李左车有些不耐烦,“秦将王翦和在下祖父势均力敌,却能轻松打败项燕,谁更胜一筹,无需在下多说了吧?”

    “的确无需多言,死人是没法开口说话的!”

    墨楚被激到了,提剑冲上前去,不顾血流不止的伤口,招招凌厉直刺李左车要害处。

    “拿祖上的荣誉挑唆二人,陈大夫也真是够可以的。”子婴摇头轻笑。

    陈平解释道,“项庄这个人太狂了,瞧不起比他弱的,看不惯比他强的。趁着他重伤,让他失败几次,才能彻底毁了他的道,安心的为王上所驱使。”

    “毁了他的道?”子婴喃喃道,不可一世的项羽死后,墨楚为了天下九州才帮刘邦对抗匈奴。一介豪侠若是成了老实听话的奴才,子婴总觉得有些惋惜。

    “没别的办法了吗?”子婴问道。

    “项庄乖乖听话,才能帮助大秦给外界传递假消息,隐藏大秦的利器和实力。别的方法用时太长,实非上策。”陈平捋着胡子说道,“王上姑且观望,墨楚很快就输了。”

&nb-->>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