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以毒攻毒(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蒙徒凑到子婴身边,参谋道,“为了王上和嬴氏血脉,早亡和孤独不能选,自当选这个伤残。”

    看着蒙徒一本正经的样子,子婴忍不住笑,他好歹也是受过唯物主义教育的人,和一群古人在这研究诅咒。

    “不,寡人选早亡。”子婴笑道。

    他用《鲁班书》解决神力早亡之诅,而接受《鲁班书》的诅咒,子婴倒想看看结果如何。这《鲁班书》的诅咒会不会逻辑混乱。

    蒙徒不解子婴何故如此,惋惜的叹气,仿佛子婴真的命不久矣一般。

    子婴随手翻到下卷,眼神怪异,“鲁班真是道貌岸然,居然也会写这种东西。”

    蒙徒好奇瞥了一眼,只见“美女脱衣法”五个字跃然纸上。

    “不要乱看,不怕被诅咒吗?”子婴合上纸张。

    蒙徒悻悻收回眼神。

    “唉。”灵焚重重叹气道,“鄙人不知诅咒真假,总之秦王好自为之吧。”

    “齐国乃是战地,师父一切多加小心。”子婴心中也不是滋味,历史上的灵焚明年或许就要离世了。

    师徒二人都以为对方要死,互相作揖道别。

    “鄙人告辞了!”灵焚转身跃出行宫,不忍再回头见子婴一眼。

    “派几个秦徒跟灵焚师傅一起去齐国。”子婴吩咐道。

    蒙徒不解,“灵焚先生的实力远在秦徒之上,王上无需担心。”

    “快去!”子婴喝道。

    “诺。”蒙徒匆忙离开。

    子婴坐在几案旁信手翻阅《鲁班书》,第二页写着诅咒的来历,传说鲁班做了一只能飞的木鸢,载着他从国都返回家乡,他的妻子偷偷坐上去遨游,结果因为分娩流血,木鸢上的秘法失效了,一尸两命,所以鲁班定下了修习此书的诅咒。

    “这也太玄了吧?”子婴暗叹,“这秘法木鸢都能和飞机相比了。”

    子婴倒是听过一些无法解释的事,但那些东西都是少数,且无规律可循。面前的《鲁班书》好像一本妖术合集一样。

    夺取生魂法,缩地法,紧箍咒法...

    子婴越看头越大,随意翻着,眼前一亮,“净心咒,净身咒,净天地咒...”

    若是诅咒真的存在,那姑且就用非常手段去解决。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虽然他不相信那些法,念一念解咒总没有错。

    子婴深呼吸,摇头晃脑的读着。不知怎的,身上的酸痛感和内心的焦躁减轻了许多。

    “王上,出去打猎了!”吕马童小跑到行宫外。

    “小声些。”子婴不知怎么的觉得吕马童的声音格外的大。

    吕马童挠头不解,大早上跑来他已经特意小声。

    子婴擦干身子,换上便服和吕马童,李信身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