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郎情妾意(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张良和陆贾蹙眉一惊,驿站本是给传递文书之人落脚住宿用的,咸阳城的驿站如今只有他二人居住,这把火就是冲着他们去的。

    若不是子婴请他们来修改秦法,今晚必然身死火海。

    “什么人这么大胆?!”子婴怒道。

    蒙徒有些羞愧,“那个人身手矫健,臣派的人没能抓到他。”

    子婴就猜到昨日的人会动手,没想到居然是个高手,连秦徒都跟不上?!

    在他印象里只有墨楚有这种实力。

    “子房先生可有什么仇家?”子婴问道。

    张良摇头,“在下平生不与人结怨,并无仇家。”

    陆贾也想不出何人与张良有如此深仇大恨。

    “听昨晚的人说,那个人的身手像是军中的又像是江湖中的。”蒙徒提醒道。

    “请问是像哪一国的军中?”张良问道。

    “像是韩城的,又像是魏国的,还有些像赵国的。”蒙徒思索道。

    “这...”陆贾脑袋一团浆糊。

    “在下已经猜到了。”张良叹气道,“两百年过去了,他们还像当年的豫让一样执着啊。”

    豫让和专诸,聂政,荆轲三人常被称作“四大刺客”。

    豫让是当年给为了给智伯报仇,烧焦皮肤毁容,吞噬炭火改变声音刺杀赵襄子,失败了仍向赵襄子借来衣裳,用匕首刺破衣服答谢智伯平日恩情。

    子婴也猜到了大半,“这么说那个人是智伯之后?”

    张良苦笑,“晋国两百年前有四大上卿,智,赵,魏,韩。智伯东征西讨立下战功,却狂妄自大企图吞掉韩赵魏三卿,最后三卿联手灭掉智氏后瓜分晋国,如今的人只知道韩赵魏,却不知有智,想必智氏之后恨极了我们。”

    采薇插话道,“谁叫赵襄子把智伯的头骨做成酒杯喝酒呢,是个智氏的后人都得找你们算账。”

    “智氏灭门之前,他的族人曾迁徙到大秦一部分,智伯的儿子智钰也被豫让救走,送来了大秦。”蒙徒回想着脑中的晋国密情。

    “智氏就在咸阳,身手还如此不凡,子房先生岂不是很危险?”陆贾摸着下巴紧张道。

    蒙徒急忙起身,“臣这就带人抓住智氏!”

    “算了,这些只是猜测又没有证据,寡人可不想严刑拷打。”子婴叫住蒙徒,“这几日姑且就让二位先生住在宫里吧。”

    陆贾点头道,“也只能如此了。”

    “改日寡人找个和子房先生身材相貌相似的卫尉兵,换成子房先生的打扮出宫,到时候一定可以引那个人出现。”子婴说道。

    这件事今日就可以做,但子婴非常想留下张良,这次刺杀就是最好的时机。

    采薇皱着细剑眉,“那赵成赵高一家为什么没事?”

    “赵高一脉早已属于赵国王室旁系,智氏应该只想杀三晋的嫡系和重臣。”子婴分析道。

    “旁系...”采薇嘀咕着,对这个称呼不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