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禅让之心(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虚怜媞下意识转头不看,思来想去回过头直视着子婴。

    秦人多变,或许侍寝之后秦王另有决定。

    虚怜媞伸手解开短襟的扣子,扑向子婴。

    温香软玉入怀,子婴本还昏沉的脑袋已然没法思考。

    虚怜媞略为棕色的长发,撩过子婴的胸膛。

    ......

    正午的日光把寝宫照的大亮,子婴抻着懒腰,感受身上一重。

    “我都说不想当秦王了,你这又是何必呢?”子婴苦笑。

    子婴轻轻将虚怜媞放在一旁,替她盖上被子,换好备用的衣物,急忙走出寝宫。

    “昨晚那个胡人伺候的可好?”门口的韩谈紧张的问道,子婴现在若是还说胡话,韩谈可没有办法了。

    子婴猜到了只能是韩谈带过来的。

    “给她封个美人吧。”子婴叹气道,只能为虚怜媞做到这一步了,“寡人最近有些事情需要处理,晚上可能不会回宫了。”

    韩谈皱眉,子婴还是怪怪的,“王上要去哪?”

    “爱卿不必多问了,宫里的事以后还得多多劳烦爱卿。”子婴话里有话。

    “这是臣应该做的。”韩谈回道。

    子婴点头离开,没有叫上吕马童。即使吕马童一心想跟随他,毕竟不是一个时代的人。

    “不穿王袍,王上今日这是要去哪里?”韩谈喃喃道。

    子婴决然要离开这里,走之前最起码好好看一看如今咸阳宫。

    子婴骑着蒙家的烈马兜兜转转的在咸阳宫中闲逛,每到一处守卫纷纷下跪。

    来到大殿后方,象征地支的十二个高五丈的夷狄铜人围成一圈,肃穆庄严立在地上。

    “这就是传说中的金人十二?董卓以后也会把铜人融了铸钱,倒不如打造成兵器,让中卫兵们守城算了。”子婴自言自语道,“要是让灵焚师傅来打造就更好了。”

    “哼,到头来又要靠我师父。”采薇从铜人后闪出。

    “你怎么在这里?设下埋伏,打算推倒铜人把我压死?”子婴调侃道,特意没有用寡人自称。

    “你活着从楚营回来,本姑娘自然是选材造剑,造一把吹毛立断的剑,砍下你的狗头。”采薇白了子婴一眼,冷冷道。

    昨日墨楚告知她,铁剑被刘邦的青铜赤霄剑砍破,为了让墨楚刺杀成功特意来此。

    “造剑杀我?真够执着的。”子婴笑道,“我要是把秦王位让给你,你还会杀我吗?”

    “什么?”采薇大骇,随即不屑一笑,“你怕了,所以临时编了个理由?本姑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