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侍寝(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子婴双目无神,抱着膝盖坐在床上,已经不记得是如何回到的寝宫。

    韩谈站在一旁静静看了子婴半个时辰,心中发慌,“王上,这是怎么了?咸阳令不是带回来了吗,叛军也是攻破不了城门的。”

    子婴闭上眼睛不答,他感觉自己根本不配做大秦的王。

    “这...王上。”韩谈着急却没有办法,已经问过了吕马童,也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韩爱卿下去休息吧,不用管寡人。”子婴声音细弱纹丝。

    “王上这样,臣实在是放心不下。”韩谈跪地哭丧着脸。

    子婴缓缓的看向韩谈,“寡人若不是秦国的君王,韩爱卿就不会用如此心急了吧?”

    “王上说什么呢?”韩谈一惊,恨不得马上跑去找太卜,看看子婴中了什么邪。

    子婴继续问道,“韩爱卿也希望大秦恢复始皇时的疆土吧?”

    “臣自然是想如此啊!大秦子民也是如此期盼的。”韩谈答道,已然彻底摸不到头脑。

    “采薇也是大秦血脉,只是不想让寡人当这个王,不如让她当秦王,韩爱卿看如何?”子婴认真道,也许只有这个时代人才能对复国满腔热血,这点他做不到。

    只要韩谈等人能接受女人做君王,一切就都好办。昭襄王的母亲芈八子也曾临朝掌权,子婴总有办法能逃离这个秦王位。

    采薇也是灵焚的徒弟,当日也想遣散后宫,最起码比那些暴君强多了。思来想去,子婴觉得此法可行。

    韩谈慌忙起身,跑到寝宫外,吩咐门外的小太监,“你们看好了王上,我这就去找太卜来!”

    子婴苦笑一声,仰倒在床上。

    吕马童见韩谈离开,跑到寝宫门口跪下,“臣有宝物要进献给王上!”

    “别废话了,把酒拿进来吧。”子婴懒散道。

    吕马童起身将酒壶放在子婴身边。

    “爱卿刚刚从楚营回来,从哪里弄来的酒?”子婴不解。

    “臣是趁王上和项羽比武时,偷偷拿的青梅酒。”吕马童憨笑道,“王上多喝几口,心情就好了。”

    子婴朝着嘴中猛灌,稍稍舒缓心中的愧疚感,“吕马童,寡人要不是秦王,你打算怎么办?”

    “为什么不是了?”吕马童好奇道。

    “就是寡人不当了,让别人来当,让她带着你们开疆拓土,让大秦兴盛,好不好?”子婴醉醺醺的看着吕马童的眼睛,急迫想得到肯定的答案。

    “臣对大秦兴盛不感兴趣,王上能安然无恙就好。”吕马童笑道,“王上想要做什么,臣跟着就是了。”

    子婴有些欣慰,醉意上头笑道,“寡人想安居一隅,刀兵不扰,家财万贯,最好还有贤妻美妾。”

    “臣也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