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项庄?(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大营守卫一脸嫌弃将夏侯婴拖拽出去。

    “子婴...老子跟你没完...唔啊...”夏侯婴无力的骂道。

    夏侯婴弄的大营一路污秽,范增刚刚切了一片猪肉,恶心的甩在桌上。

    待到守卫清理干净地面,子婴三人面面相觑,实在没有吃下去的欲望了。

    “寡人还是腹中空空啊,看来和项大统领的决战要改天了。”子婴装成失望说道。

    项羽愤愤的锤着桌子,“羽和刘邦的账还没有算清呢,今晚又来捣乱,待羽去找他们算账!”

    “羽儿且慢!”范增急忙叫住,“秦王不就在营中吗,不如先问问秦王,他怎么和刘邦勾结,还把武涉先生打成那副样子的。”

    项羽想起武涉那张惨不忍睹的脸,看子婴的眼神带着怒意。

    八千江东子弟兵跟随项羽起义,武涉也算其中之一。项羽对家乡人的感情很深厚,最后也是无颜面对江东父老而自杀。

    “秦王,解释解释吧。”范增说道。

    “没什么好解释的。”子婴坦白道,“武涉就是寡人打的,他拿着王离统领的头对寡人不敬,寡人打他也很正常吧?”

    项羽虽然很冲动,但不是傻子,子婴不打算从一开始就骗他。

    “哼!这就是秦王的解释吗?两国交战不斩来使,秦王到底懂不懂规矩?!”范增怒道。

    “什么?武涉已经死了吗?”子婴故作惊讶,“唉,都怪寡人,本来气急只是想教训他一下,没成想力气大了些。”

    “武涉都已经不成人形了!力气大了些?!”范增甩手将桌上的猪肉扫到地上。

    “真是抱歉了,寡人还没能好好控制身体里的力量,这真的算是误伤。”子婴轻笑道,“项大统领应该能理解寡人吧?”

    项羽略有所思的点头,他儿时也曾误伤同乡,周围的人对项羽又敬又怕。

    而且武涉回来的时候,脸上已经被包扎了,项羽对子婴怒气削减了许多。

    子婴‘懊恼’的叹气道,“寡人后悔死了,为了弥补武涉先生,寡人特意派太医照料。不成想,武涉先生趁夜偷跑,这才一路奔波丢了性命。真是寡人之过啊。”

    “子婴!你居然还敢狡辩!武涉要是不趁夜归来,怎么能带回把你和刘邦勾结的消息?!”范增怒道。

    子婴在装,范增也在装。

    一个废物死了,范增才没有放在心上,但只有装成愤怒才能让项羽开罪于子婴。

    子婴来之前早就想好了说辞。

    “哈哈哈。”子婴笑道,“范增先生真会开玩笑,寡人若是真有这种想法,怎么可能会让武涉先生知晓,况且咸阳宫真的是那么容易闯出去的吗?”

    范增和项羽微微沉思,子婴说的不无道理。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项羽问道。

    “很简单,寡人知道武涉先生不想留在咸阳宫,所以没有让守卫拦他。至于,武涉先生说寡人勾结刘邦,怕是武涉先生心中有气,故意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