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城隍老爷(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吕雉?!刘邦的妻室来了?”

    范增顾不得子婴,注意力全被帐外吕雉的声音所吸引。

    吕雉还没走进大营,范增便感觉到她带来的气息,正是完全稳压刘邦龙气的那道阴气。

    “刘营之中,真是卧虎藏龙啊!”范增叹道,本以为刘邦已经不足为虑,吕雉给他的感觉比刘邦恐怖多了。

    刘邦病了,范增的第一反应是派波澜不惊的张良来赴宴,从来没想过吕雉能抛头露面。

    这个女人不一般,绝非虞姬能比。

    “老匹夫要想杀刘营的人最好快点,不然必成大患,你们可对付不了的。”子婴讥笑道

    “秦王不用急着找陪葬之人,老夫一定会让很多人陪你的。”范增冷笑。

    子婴懒得和范增理论,范增这个人只是看起来决绝,真动起手来,也就是个缩小版的项羽。

    当年鸿门宴时,范增要是心狠手辣些,直接让人弄死刘邦就好了,范增偏偏让项羽做决定,还弄了个“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最后还是让刘邦跑了。

    今天杀气腾腾的样子也只是徒有其表。

    营帐帘子被掀开,子婴和范增齐齐看去,一个男子手抻着营帘,吕雉缓缓走进。

    “刘邦贱妾见过亚父。”吕雉弯膝行礼道,脸上尽是谦卑之态,但一双丹凤眼下,天生的傲气如何都藏匿不住。

    “夫人何必客气,羽儿和沛公都是受怀王之命伐秦,今日同聚灞上,自当是一家人。”范增笑道。

    “一家人?”子婴拆台道,“既然是一家人聚会,那还叫寡人这个外人来干嘛?见证你们分家产吗?”

    范增暗暗咬牙,子婴今晚必死,但不是现在。

    子婴最起码还是秦王,按照范增的行事,需要把种种罪名敲定,再当众杀了子婴才能彰显楚军的正义。

    吕雉才注意到子婴已到,微微一惊,笑道,“秦王哪里是外人,贱妾和秦王其实还是世亲呢。”

    “夫人和秦王是世亲?从何处论起啊?”范增不解。

    子婴面色阴沉,他已经猜到吕雉要说什么了,今日吕雉为了能让刘邦活命,是铁了心的讨好范增。

    “回亚父,是从吕子开始。”吕雉笑道。

    “吕不韦?”范增似懂非懂。

    “亚父有所不知,贱妾的父亲吕文乃是吕子的侄重孙,吕子又和秦王...”吕雉故意把话只说一半。

    “哈哈哈哈,原来是这样,那果然是一家人呢。”范增放声大笑,吕雉狠狠替他出了一口恶气。

    吕雉挑衅的看着子婴,算是报了白日军营送鸡之仇。

    “呵呵呵,”子婴冷声,“这样啊,这个亲寡人认了,那夫人怎么还一口一个秦王的?不是应该改口叫爷爷吗?”

    范增和吕雉一怔,他们二人拿子婴的身世取笑,子婴居然不生气,反倒论起辈分来了?

    可若按吕雉所言,子婴也的确是她爷爷辈的。

    “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