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虚怜媞(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吕马童脸上美滋滋的将马拴在马槽旁,身后的子婴面色难看的端着一碗臊子面。

    “想吃个馒头都吃不到,天天臊子面,唉。”子婴无奈的叹气。

    秦朝的没有成熟的面粉技术,子婴碗里的面还是饼的雏形,放在水里姑且能吃。

    “王上说的馒头是什么?”吕马童来到子婴身边问道。

    “没什么,改天教你们怎么做。”子婴随口说道,“对了,交给爱卿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吕马童脸上乐开了花,“臣走的时候看见刘邦营中乱做一团,好像是刘邦被气晕过去了。”

    “刘邦要是不费心思猜,也不会把自己气个半死。”子婴笑道。

    “王上让臣送的那些东西都什么意思啊?”吕马童好奇,石头,梳子,马槽,公鸡就能把刘邦气道昏厥。

    “这可是机密。”子婴把碗递给吕马童,“跑了一路爱卿也累了,这碗面给爱卿吃了。”

    “谢王上!”吕马童接过面,也顾不得什么问题。

    子婴眯着眼睛看向东南方向,“这种事应该还不至于击垮刘邦吧?”

    韩谈面带忧虑,疾跑而来,“范增今晚就要让王上去赴宴,怎么办?”

    “能怎么办,寡人前去就是了,爱卿不必多言。”子婴心中有底,丝毫不怕范增把灞上宴变成鸿门宴。

    韩谈犹犹豫豫,似有什么话要说。

    “韩爱卿还有什么事?”子婴问道。

    “后宫...”

    “后宫寡人真的不想留了,爱卿下去吧。”即使知道韩谈是好心,子婴耳朵里也听腻了。

    “臣不是让王上留宫人,而是有的宫人没有人要,只能又回到宫里。”韩谈解释道。

    “没人要?!”子婴懵了,秦宫里的宫人都是选自天下美女,居然也会被人看不上。

    “回王上,正是。”韩谈说道。

    子婴略微思索,“是因为久居宫中容颜已经老了吧?”

    “回王上,她们正值双十年华。”

    子婴想不明白,既不老又不丑的,带着粮食金银都没人要,咸阳城男人的眼光这么高。

    “因为她们都是胡人!”韩谈挑明了,“一是,百姓们听不懂她们说什么。二是,百姓都对胡人有敌意。”

    秦国地处西北,西有楼兰,月氏,北有匈奴,从秦国建立起摩擦不断,有敌意完全是正常。

    子婴捂着脑袋,“这可难办了,寡人总不能把她们一一送回家去吧?”

    “要不王上把她们...都杀了吧。”韩谈建议道。

    “咳咳咳,韩爱卿说什么?”子婴惊道,韩谈能说这种话,属实吓到了他。

    “回王上,胡亥的母亲就是胡人,胡人只会给大秦带来祸患,百姓又都抵触,只能杀了。”韩谈说道。

    子婴暗笑,韩谈其实才是最抵触的那个人。

    “带寡人去看看吧,大秦身处危难之中,还是尽量和周围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