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刘营?绿营!(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守卫把马槽放在几案上,卢绾和刘邦默契的闭口不言。

    “子婴送我的?马槽?装神弄鬼!”吕雉伸手就要去拿。

    “夫人,小心上面淬过毒。”卢绾提醒道。

    吕雉抬眼看着神色异常的两个老兄弟,满心的疑虑。

    石头和梳子卢绾都不紧张,偏偏紧张于马槽。

    “刘季,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吕雉问道。

    “没...”刘邦紧张的摇头,他在沛县和曹氏生子的事只有老兄弟几个人才知道,最多还有那些游历江湖的人。

    “一定是灵焚告诉子婴的!”刘邦暗骂。

    “卢绾,你刚刚能猜到梳子的意思,这个马槽也难不倒你吧?”吕雉逼问道。

    “这个...刚刚的梳子是关于子房先生的,很容易猜到。”卢绾极力掩饰紧张,“马槽也不知是关于谁的。”

    “那你就往刘季身上猜!”吕雉喝道,“你和刘季从小就混在一起,他什么事你不知道?”

    刘邦紧盯着卢绾,假装正气十足,含含糊糊道,“说啊,怕什么啊,有什么就说什么。”

    “子婴...子婴这是在欺辱我军中都是驽马,所以拿着马槽羞辱我军。”卢绾临时编了个理由。

    “哦,这样吗?”吕雉将信将疑,“听起来还有几分道理。”

    “就是如此,子婴太狂妄了!”刘邦猛锤的几案。

    吕雉点了点头,“行吧,姑且就信你们以此,但是可千万别被我查到别的什么东西。”

    “怎么会呢?”刘邦笑道。

    卢绾松了一口气,终于把这个慌圆过去了。

    “报!”

    大营的帘子再一次被拉开。

    “还有什么事,能不能一起说完了?!”刘邦怒道。

    咕咕咕...

    守卫手中抱着一只褐色的公鸡,“这是...这是子婴派人送人给沛公的...”

    吕雉嚣张的表情消散一空,面无表情站在原地。

    “子婴送我一只鸡?什么意思?”刘邦看了看卢绾,又看了看吕雉。

    卢绾也是想不通。

    “行了你下去吧,以后子婴再送什么都不要。”刘邦不悦道。

    吕雉的不自然很快吸引住了刘邦,如果子婴送马槽是在向吕雉抖他的老底,那送鸡就是在抖吕雉的老底。

    刘邦今年五十岁,吕雉只有三十五岁,老夫少妻,刘邦不得不多想。

    “夫人难道知道子婴什么意思?”刘邦问道。

    吕雉脑子转的很快,笑道,“妾身叫吕雉,这雉不就是鸡吗,或许是子婴取笑妾身名字难听吧。”

    “是这样吗?”刘邦不信。

    “自然是如此。”吕雉强笑道,“子婴这个人狂妄至极,先是取笑了我军马匹不好,又来取笑妾身,太可恶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