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面相已变(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张良拱手起身,“夫人,怎么能凭借一块玉的得失来判断陆先生和郦老先生通敌,这似乎于理不和。也可能是守关的将士携玉而逃。”

    吕雉早就猜到张良会这么说,“子房先生有所不知,昨日在咸阳城下,子婴亲口问的沛公‘为什么入关的时间提前了’,这难道还不能证明营中有细作吗?”

    张良呆立原地,这种事子婴绝对不可能知道!

    刘邦抵达蓝田关,任谁都会以为刘邦急不可耐的想攻入,今日破关,子婴应该认为是正常才对。

    难道真的有细作?

    而近日也就只有陆贾和郦食其与外人会过面。

    “不可能,郦老先生是在陈留慕沛公之名而来,陆先生更是久居沛公帐下。他们没有理由在马上到咸阳时通敌,岂不是自毁前程?况且六国都是恨秦的,他们为什么要勾结子婴?”张良抬头看着吕雉的眼睛,希望从中看到一丝的迟疑。

    可惜,没有。

    “子房先生不必为我二人解释了。”郦食其仰着脑袋,白发垂下苍老的脸庞,略显苍凉,“沛公从心底就是瞧不起儒生,如今蓝田关已过,我二人已经没有价值,这或许就是夫人怀疑的理由吧。”

    陆贾低头扼腕,没有说服杨虎,他回营之后甘愿受罚,想不到等到的是这样的结果。

    “还在狡辩!”吕雉怒道,“我可从来没说二位只勾结子婴,你们还勾结了项羽!”

    张良无奈的闭上眼睛,吕雉能猜忌至此,这个局面已经不是他能挽回的了。

    “项羽巨鹿虽然胜了,但河北一带却仍未平定,项羽不顾河北连夜而来,若不是有人传信,他为何如此仓促?”吕雉“分析”道,“沛公只是亭长,手中人马不过两万,项羽却是豪门,掌控四十万人马。此时又赶上巨鹿大捷,你们二人后悔了吧?”

    在吕雉心里,郦食其二人先是对子婴出卖刘邦,致使入关受阻。然后通风报信给项羽,促使项羽先一步入关。获得项羽的赏识才是最终目的。

    “老夫后悔了!”郦食其感叹,“老夫就应该留在陈留读书终老,何必一路跋涉而来惨遭猜忌。”

    “若是沛公想杀了在下,在下领了。”陆贾伏地道。

    郦食其脸色不屑,“老夫素来行事端正,可被人说成狂生,不可被人污蔑为细作,若想以此杀老夫,绝不可能!”

    萧何也看不下去了,“夫人,这没有确实的证据,就要妄杀功臣恐怕不妥。”

    “萧丞督如何解释项羽连夜入关。”吕雉质问道。

    “项羽想尽快称王,所以连夜而来。”萧何回道。

    “那子婴又是如何知道我军提早入关?!”吕雉步步紧逼,雍齿的事也吓坏了她,这次绝不轻饶叛逆。

    “子婴...子婴以为我军入关很晚...”萧何也实在想不通子婴这一块,“就是子婴的一句话,何故至此啊。”

    刘邦营中的儒生很少,大多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