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范增毒计(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范增请秦王赴宴?”灵焚微微一笑,“范增先生也真是敢想,咸阳城虽然还需渭水浇灌,对他们已经算是固若金汤,为什么还要狼入虎口?”

    韩谈犹犹豫豫,仿佛暗示子婴有个不得不去的理由。

    子婴注视着韩谈,思绪飘到了东方七十公里外的骊山,一丝怒气直冲头顶。

    “范增老匹夫要拿杨老统领和武城侯的陵墓威胁寡人?!!”

    韩谈急忙跪地,“王上息怒!”

    灵焚埋怨的看了韩谈一眼,韩谈真的不应该告诉子婴。

    子婴双手紧抓着床边,“老匹夫最想动的一定是始皇帝的陵墓,始皇陵墓隐藏极深,机关重重,他们便以此为胁,老王八蛋!”

    “秦王既然拜鄙人为师,也算是墨家弟子,始祖墨子有《节葬》篇,人死如灯灭,秦王无需为逝去的人冒险。”灵焚手轻拍子婴的后背安慰道。

    “臣也没想过让王上前去赴宴。”韩谈跪地解释,“只是不忍让两位统领死后尸身不保,王上也可以不去赴宴,另想他策。”

    “寡人除了赴宴还有别的计策吗?”子婴苦笑,后悔没将两位统领的陵墓建在城内。

    楚汉之争时,项羽把刘邦老爹抓起来威胁刘邦,刘邦能直接对项羽说“吾翁即若翁,必欲烹而翁,则幸分我一柸羹”。

    那是刘邦项羽曾经在楚怀王面前约为兄弟,项羽有所迟疑。

    子婴没有这个条件,项羽攻破咸阳城后可是屠城的,他若是敢如此说,项羽没有任何顾虑。

    “十年前,鄙人和范增先生曾在楚地居鄛有过多次洽谈,为了两位统领泉下安宁,鄙人可愿为王上前往楚营说情。”这已经是灵焚唯一的办法。

    “不用师傅费心了。”子婴连忙拒绝,“范增不比张良有原则,他为了项羽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一日建起的咸阳城如此坚固,恐怕范增的目的就是师傅。”

    “王上,那现在怎么办啊?”韩谈急道。

    子婴被叫的很烦,脑子里根本没有任何应对之策。如今的状况真如那日宗庙内的太卜所说,即使有一线生机,也是困难重重。

    杨端和那张消瘦带着皱纹的脸,时不时出现在梦里,子婴没法决绝的舍弃他的尸身不管。

    “郎中令把太卜叫来吧,让他帮寡人算一算,去与不去全看他所占卜的卦辞好了。”子婴扶额太息道。

    “王上是认真的吗?!”灵焚面露不悦。

    “师傅,这有什么不妥吗?”子婴不解,师傅一向脾气很好,怎么突然变成这样。

    灵焚从卧榻上站起,背对着子婴冷冷道,“墨家有《明鬼》篇,世间的鬼神都是先辈们的在天之灵,只需敬畏,无需执信,王上为了腐肉朽骨心烦难耐,又想求助于虚无缥缈的占筮,真是不得墨家要领!”

    “师傅,我...”

    子婴想要解释,灵焚拂袖而去。

    “王上,臣这就去把灵焚先生追回来。”韩谈连忙起身。

    “不必了。”子婴倚在床边叹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