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暗藏猜忌(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细作?”

    樊哙脑子里也翻找着可能是叛徒的人,刘邦手下大多数都是从沛县一起出来的人,樊哙不相信他们会叛变,而张良是韩人,郦食其是魏人,陆贾虽说是楚人,但毕竟不是同乡。

    “好像应该是张良。”樊哙提醒道。

    “少胡说,一路走来都是子房的先生的功劳。”刘邦责怪道。

    “那就是郦食其和陆贾了。”樊哙提高声调,“每次过关都是他们去贿赂的,偏偏到了蓝田关,把咱们家底都拿出来了,居然还没得手,不是他们是谁?”

    刘邦紧皱眉头,他从来没有告诉过这二人计划。但以陆贾和郦食其两个儒生的聪慧,单单从钱财的数量上就能推断出大概的形势。

    而子婴又是刚刚从蓝田关回来的...

    “儒生!老子最烦的就是儒生!今日又被儒生出卖了!”刘邦紧攥双拳暗骂。

    墨楚耳力极佳,听到了刘邦的抱怨,讥笑道,“沛公不是一直以忠厚长者自居吗,何以今日如此失态?”

    前有咸阳守军,背后两万人马,刘邦一时间无地自容。

    今日肯定是没办法擒回子婴了,命不能搭在这里。

    “墨楚先生,今日在下身体不适,就此撤军了。”刘邦急忙说道,回去还要好好找儒生算账。

    “你以为你走的了吗?”墨楚长剑瞬间横在刘邦肩膀。

    “小子,你干什么?!”樊哙大惊。

    “墨楚小先生,有话好好说!”夏侯婴驾马赶来,手中鬼头刀闪着寒气,身后几名统帅也拍马疾驰。

    刘邦若是出了意外,他们这群人的前途就全毁了。

    “站住!”刘邦大喝,“墨楚先生就没想过杀我,你们着什么急?”

    子婴冷笑,“刘季,你死到临头了,还玩心计呢,你以为你这样说,墨楚就能留你一命?”

    墨楚脸色更加阴沉,刚刚那一瞬间,他的确收回了杀心,只想把刘邦交给项羽处置。

    居然是刘邦的心机。

    “鄙人今日终于看清沛公的真面目了。”墨楚身上杀气四溢,铁剑缓缓易道刘邦嘴边,“按照墨家老古董的规矩‘杀人者死,伤人者刑’,沛公谎话连篇,舌头怕是保不住了!”

    刘邦咬牙切齿,真想生吞了子婴。

    要不是子婴捣乱,今日如何能走到这一步?

    “鄙人虽然想杀子婴,但他最起码比你这个工于心计的小人强多了!”墨楚面露阴狠。

    “谢谢夸奖。”子婴笑道。

    “少废话。”墨楚喝道,“今日鄙人就清除了你们二人,为项王大军扫清障碍!”

    墨楚铁剑直刺进刘邦嘴里,刘邦忍痛朝墨楚身后大呼,“刘邦恭候项王!”

    墨楚急忙回头,身后只有倒地的子婴和断了手筋的樊哙,根本没有项羽的影子。

    满嘴鲜血的刘邦已经跑到了十步开外。

    “刘邦!鄙人今日必杀你!”墨楚气急,拎着铁剑直奔刘邦后心。

    夏侯婴手持鬼头刀支援,周勃拉开弓弦掩护。

    墨楚避开一箭,眼看就要得手,刘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