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蒙骗樊哙(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刘邦一步步靠近子婴,眼前闪过当年在咸阳城服役的画面。

    那天正逢始皇出行,咸阳城内满大街的百姓纷纷跪拜,刘邦也跟着伏在地上。

    胆大的刘邦偷偷的抬眼看去,最前边护军将士一个个胯下高头大马,威风凛凛,震得地面颤动。

    刘邦慌忙低下头,不知过了多久,隐隐听见烈烈风声,满城的大秦黑龙旗遮天蔽日,身披铠甲手持仪刀的队伍紧随其后,始皇帝的六乘骏马九街华盖车被簇拥在正中间,风吹帘动,始皇的英姿印在了刘邦脑海中。

    怀抱金物玉器的貌美宫女和太监走在最后,每一件东西都够刘邦吃上一辈子。

    刘邦跪到双腿发麻,才忍到足足五千人的队伍离开。

    大丈夫当如是也!

    时过境迁,刘邦率着两万人马兵临城下,而子婴则倒在地上,刘邦兴奋无法言说。

    “王上,请吧。”刘邦跪地弯腰道。

    城墙之上赵成弓箭对阵刘邦迟迟没有射出,以墨楚的身手是能在箭射下来的一瞬间杀死子婴的。

    “刘季,见君王居然还带剑,可是有弑君之意?”子婴打量着刘邦腰间赤红色的铜剑,这把剑叫赤霄,去骊山途中斩白蛇的就是这一把。

    刘邦尴尬一笑,“是臣疏忽,请王上恕罪。”

    “你是谁的臣?”子婴冷声道,“是大秦的泗水亭长,还是楚怀王的统领?”

    亡国之君,你哪来的脾气?

    刘邦心中骂道,脸上仍是笑意,“臣是大秦的十里亭长,秦失人心,天下怨恨,臣为了不让王上死于那些乱党,快马加鞭赶来劝王上投降。”

    “爱卿还真是能言善辩,朕突然想起了赵高,不知道二位是不是同母异父的亲兄弟。”子婴故意激怒刘邦,“要是爱卿现在退兵的话,大秦宰相位可以给爱卿留着,不过也要和赵高一样成了阉人再说。”

    刘邦头上青筋暴起,右手已经摸向赤霄剑的剑柄。

    本以为子婴毫无退路,为了活命还得苦求于他,现在看来子婴根本就没想投降,只是故意让他下不来台。

    墨楚站在身旁冷眼旁观,他对刘邦没什么好感,念在刘邦要把子婴交给项羽才同意他的要求,倘若被他看出刘邦是装成仁者,那后果就不是交与不交子婴这么简单了。

    刘邦心一横,老子不能杀你,别人还不能杀吗?

    “樊哙,本统领腰疼没法背王上,这次就劳烦你了。”刘邦起身捂着腰喊道。

    樊哙对视上刘邦气急的脸,心冷神会,“好啊!那王上这份赏赐小人就要了。”

    樊哙下马一路疾跑而来,抓起子婴的胳膊强行背在后背上,双臂用力狠狠压着子婴大腿处的伤口。

    子婴嘴唇煞白,快要愈合伤口瞬间崩裂,血流不止。

    刘邦故意走的很快,假装没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

    “小人的力气大了些,王上勿怪啊。”樊哙冷笑。

    子婴脑袋耷拉在樊哙耳边,轻声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