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墨之争(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为君所思易,陪君赴死难。

    赵成已彻底对子婴死心塌地。

    子婴伸手拉起赵成,几日前的互相猜忌仿佛从未有过。

    采薇蹙眉,本想借子婴的手杀了赵成,如今看来行不通了。刚刚心底升起对子婴的好感也随着一扫而空。

    “爱卿还是先安顿家小吧,明日再行也不迟。”子婴欣慰道,他知道刘邦不会进关这么早。

    “那臣就退下了,王上也早些休息。”赵成再次施礼,带着宫人离开。

    子婴心满意足趁着懒腰,“寡人也回宫了,希望后宫你还住的惯。”

    采薇望着子婴逐渐远去的背影,本来可人的脸逐渐冰冷,“这种计策,当年的吕不韦好像也用过,还真是如出一辙啊。”

    身旁的太监惊讶着看向采薇,一道白光闪过,小太监倒在血泊之中。

    屋顶之上,传来一道年轻男子的声音,“我早就告诉过你,子婴是吕不韦的后代,灵焚也不配作为墨家正统。”

    “说子婴可以,不要连带着我师父。”采薇不悦道,“这么多年了,你不也没办法证明你是正统吗?”

    “灵焚要是死了,我的墨不就是正统了吗?”年轻男子笑道,“你的资质不差,灵焚就是不肯教你武功,要不你还是拜我为师算了,说到底,其实我们才是一路人。”

    “好啊。”采薇抱着肩膀,“明日你去峣关,在那里帮我先把赵成杀了,兴许我会考虑一下。”

    “成交。”一道黑影闪过夜空,声音随着消失。

    “对我师傅不利的人都得死,你明天就等着去峣关送死吧。”采薇冷着脸关上房门,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子婴驱赶马车返回寝宫,五匹马突然止住马蹄。

    “怎么不走了?”子婴抽了抽马屁股,马匹仍旧纹丝不动,鼻腔中喘着粗气,好似遇到了可怕的东西。

    子婴后背一阵寒气略过,头皮跟着发麻,缓缓扭着脖子,周围的侍卫们专心站岗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误以为子婴临时停下休息。

    “咕噜。”子婴喉结微动,咽了一口唾沫用像用了全身的力气。

    “王上!”韩谈带着卫尉兵从前方跑来。

    子婴周围的压力顿觉一空,直直躺在马车厢里。

    “韩...韩爱卿,怎么来了?”子婴有气无力问道。

    “王上怎么出了这么多的汗?”韩谈一脸焦急,用袖子帮子婴擦汗,“臣听说王上陪着赵成去了后宫,怕他对王上不利特意带兵前来。”

    “赵成不会害我的。”子婴强笑,话锋一转问道,“韩爱卿来的时候有没有发觉周遭有什么异常?”

    “异常?这可是秦王宫,不太可能...”

    韩谈话没说完,想到采薇当日也是遛进了子婴寝宫,差点出了大事。

    “护驾!”韩谈喊道。

    卫尉兵急忙护在子婴马车周围,长戟齐齐朝外。

    “有臣在,没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