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匈奴史(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奇袭头曼城...”杨辰一脸迷茫,“就算快马加鞭走咸阳西北驰道,没有四天四夜也到不了头曼城...”

    “那是子婴的事,总之无论如何都要过去!”虚怜媞大声道,“头曼城因本宫父亲得名,是匈奴的龙兴之地,只有袭击此地才能让他们分心。”

    “待到王上来时,臣会禀报的。”杨辰拱手服软。

    “知道就好。”虚怜媞得意一笑,继续问道,“冒顿手下有多少人?”

    “四...三...二十万。”杨辰隐瞒道。生怕吓到虚怜媞。

    “二十万?”虚怜媞冷笑,“冒顿可真是没用,父亲在时,匈奴就有二十万大军了,居然一点增长都没有。”

    “正是。”杨辰附和道。

    “如此没用的单于,不劳子婴费心,本宫便可手刃。”虚怜媞拉紧缰绳目视仰望北方,“盾牌手上前,弓箭手压阵,众将士随本宫杀过去!”

    虚怜媞高举削玉刀,“进军!”

    秦军将士整装待发,却无一人动身。

    “你们!你们不想建功立业吗?”虚怜媞瞪大眼睛不解道。

    “夫人有所不知,翟王董翳投降了冒顿,二国兵力加在一起便多了。还是等王上来吧。”杨辰急道。

    “秦国人什么时候这么懦弱了?!”虚怜媞气急,“就和...就和后宫那个薄夫人一样,一点烈性都没有?”

    杨辰拿虚怜媞没有办法,只是点头,不在再理会。

    漆垣县南三十里。

    子婴大军前方正中,白发苍苍的尉缭闭眼凝神。

    “哈哈哈。”尉缭睁眼忽笑,“老夫远远就闻到北方十里外的酸味了,秦王的后宫是不是不太平啊?哈哈。”

    “十里?!”左方的子婴一惊,抬头看去,北方十里正是一片树叶凋零的树林。

    “那的确是适合隐藏之处,前辈好耳力。”子婴叹道。

    “不是听出来的,是感受出来的。”尉缭笑道,“《周易》有言,在天成像,在地成形。万物同气同息,虽隔千里亦可知也。”

    子婴突然想笑,他才不信这些东西,最讨厌的后世魏晋玄学,说玄论道之风,与春秋战国隐士脱不开干系。

    “先生大才,晚辈佩服。”子婴作揖道,“晚辈的夫人有孕在身,所以火气大了些,让前辈见笑了。”

    “脾气大些倒是无妨,谁叫他们过去才是天下九州的主人呢。”尉缭叹道。

    “九州之主?”

    “正是,秦武王想问的大禹九鼎就是匈奴的王室的祖先所铸就。”

    子婴皱眉沉思,他听过有一种说法,夏朝被商汤灭掉之后,部分人逃到了大漠,仗着掌握的筑城冶金技术,成为北方蛮人的首领,但他们只是少数,千百年过去已经被北蛮同化了。

    “他们的命数硬着呢,若不是匈奴人过于野蛮残暴,老夫也不想与他们为敌。”尉缭说道。

    “这么说,大秦灭不掉他们?”尉缭右侧的李信皱眉道。

    “命数有增有减都在变化之中,他们向西则盛,向东则败。”尉缭解释道。

    “先生能否详解?”李信问道。

    “天机不可泄露。”尉缭笑道。

    子婴本是不信这一套,但匈奴这点似乎被尉缭说中了。匈奴自出现起就盘踞在九州周围,直到另一伙更强大的胡人建立北魏朝讨伐柔然汗国,匈奴人未灭却开始西迁入欧。与曾经的属国混合,聚聚合合中仍在欧亚大陆繁衍生息。

    “不能灭掉这群率犯边境之人,晚辈心有不甘。”李信气道。

    “哈哈哈,何必执着。”尉缭略带深意笑道,“李信统领应该庆幸秦王还活着才对。”

    被尉缭发现了?

    子婴扭过头正碰到尉缭的笑眼。

    “这又是什么意思?”李信一惊。

    尉缭捋着胡子悠悠的说道,“国家凡是衰而振兴,兴而陨灭,当位之主皆是天赐。但秦王好像...”

    “好像什么?”李信被饶懵了。

    “好像快到漆垣了。”

    尉缭不打算细谈。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