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霸王二十四(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嬴子婴...你...”芈兴跌倒在地,右手颤抖指着子婴。

    “寡人怎么了?”子婴冷笑,“生于什么时代就该承受那个时代的一切,你们楚怀王以庸才生乱世,死了就是活该。为一个废物招魂,你还不如去拜祭胡亥。”

    杨辰上前一步,讥笑道,“王上,臣听说楚怀王死了之后,楚国人还都痛哭流涕呢,这个老家伙说不定年轻的时候也跟着悲伤的不行。”

    子婴笑道,“楚人应该是惋惜好好的楚国被庸主毁了,若真是有人为了楚怀王而哭,那就真是太蠢了。芈兴,你不会就是那蠢人之一吧?”

    “族长!”

    庭院内门冲出几个青年人,连忙扶起了芈兴。

    刚刚芈兴见势头不对,特意独自一人出来。

    “嬴子婴,你要干什么?”几个青年人看着怒道。

    子婴面色一寒,“寡人的耐心是很有限的,你们族长这么叫寡人,可以原谅,你们这群废物这么叫,该杀!”

    青年人刚刚的嚣张瞬间烟消云散,怯生生躲在芈兴身后。

    他们有幸见过一次始皇,面前子婴的气势仿佛始皇重新归来,来处理他们这群六国的后人。

    “咳咳咳...”芈兴捂着胸口咳嗽,“秦王,只要你不为难这些后辈,老朽愿意将家产全部奉上。”

    子婴听着想笑,明明他还没有这群青年人岁数大。

    在王面前,所有人都是后辈。

    芈府门口传来整齐的脚步声,卫尉兵跪在门前,“王上,楚国的富豪已经把家产的八成都交出来了。”

    “很好。”子婴冷冰冰的脸忽然缓和,“既然如此,寡人就不为难你们了。芈兴先生,让你的族人们好好陪你养老吧,这雕梁画栋的,总得有人欣赏才是。”

    “撤!”

    子婴一声令下,卫尉兵整齐姿势,齐齐护在子婴身旁离开。

    芈兴擦了擦头上的汗,不住的喘着大气,心里不是滋味,本来他是恨秦的,听过子婴一席话心中暗暗怪起了楚怀王。

    身边的芈姓后人已经没了楚国几代君王的傲气,从小生活在秦都,被秦国的威势压得喘不过气来。

    门口的子婴突然回头,“老丈,记住这世上已经没有什么楚怀王了,寡人不死,尔等终究是臣。”

    随后,子婴消失在芈兴的视野之中。

    “怀王若是有他的一半...唉!”芈兴狠狠的拍着拐杖。

    咸阳大街,子婴倚在五乘马车窗子呼吸着秋天的寒气。

    “王上,那个老家伙如此嚣张真的该杀。”另一辆马车里的杨辰仍旧愤愤。

    “他是族长,杀了他楚国这些人会反抗的。”子婴解释,“始皇就是刑法太重了,才会群情激愤,六国的后人才会跟着钻了空子。”

    说来也好笑,陈胜吴广大泽乡起义很快就被镇压,但在陈胜的号召下,许多六国的贵族和谋士反倒因此会了面。

    陈胜算是为六国的重新立国做了嫁衣。

    赵成开口道,“王上,楚国其他富豪只交了八成,芈兴的纹丝未动,这些钱够那些人的工钱吗?”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