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秦国葬礼(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旦日一早,天微亮子婴身穿白色粗布麻衣,腰系白腰带,头戴孝布出现在宫门口,赵成站左,韩谈在右,文武百官皆白衣列在身后。

    马蹄声响起,两架辒辌车分别从王离,杨端和宅方向驶来,会于宫门口。

    车后王杨两家男女缟素,皆哀容不泣。

    子婴紧步迎上,推开辒辌车窗户,王离的脸伤被整理干净,好似从未受过伤,口中含着玉石,双眼紧闭好似安眠。

    奉常连夜派人为王离打造香木身子,身子上已不是往日的盔甲,按子婴的吩咐换上了金缕玉衣。

    脑中的记忆让他无法直把王离当成普通的统领,血溶于水的亲情下,子婴真的感觉失去了一位至亲。

    “舅舅,走好。”

    子婴忍着痛苦推开杨端和的辒辌车窗,干瘦老人的骂声回荡脑海,浓浓的自责感涌上心头。

    奉常见子婴有些忍不住,急忙提醒,“王上,时辰快到了。”

    子婴蹒跚的回到韩谈身旁,奉常从百官中走出,抬头喊道:“举声!”

    霎时,憋了一路的家属,放声痛哭。

    满朝大臣皆白衣掩面落泪,即使过去和赵高同流合污,也知道这将士统领才是维持大秦,维持他们苟活的支柱。

    或是悲痛,或是感受到将士已去,王朝危矣。

    按《周礼》只需早晚举声十五,子婴放任众人痛哭,直到东方的红日升起。

    子婴胸口却像被什么东西压死,眼泪未落半滴。

    “王上,该起行了。”奉常擦泪催促。

    天子七日而殡,七月而葬,大臣则少之。

    子婴只想让两位统领早日入土为安,顾不得秦礼。

    “送两位统领归于骊山。”子婴命令道。

    “王上,骊山乃是始皇安息之地,两位统领似乎...”奉常提醒道。

    子婴面无表情,“统领一生为国效力,葬于祖龙身边,没什么不妥。”

    奉常低头遵从,赵成和韩谈心中暗叹子婴爱将非常。

    子婴在前,赵成韩谈在后,奉常走在辒辌车,似为两位统领带路。

    行至咸阳城中,满城本以麻木的百姓自发身着素衣,紧随队伍后。

    “北阪有桑,南隰有杨。

    有车辚辚,远别我邦。

    黑发老去,烈士相将。

    西望关山,念我故乡!”

    奉常提声高喝,文武百官满城百姓皆紧随吟唱。

    浩浩荡荡的白色长阵,震得整个咸阳城发颤。

    子婴听过这首古秦谣,当时略微感触到秦人的苍凉,如今身处其中,整个身体似被一种力量穿透。

    “长谷如函,大河苍苍。

    君子去也,我多彷徨。

    关山家园,与子共襄!”

    子婴随着吟唱,大秦从为周朝养马开始,百年来卧薪尝胆,征战沙场,求贤若渴的一幕幕似乎现于眼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