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君臣猜忌(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赵成早朝归家之后心怀忐忑,狡兔死走狗烹,他帮子婴杀了赵高,而子婴许诺的赏赐还没有兑现。

    子婴过去装作昏庸,可见心思之深。

    明日就是王离的葬礼,难不成子婴会在那时用他的血来献祭忠良?

    就算子婴没有动杀心,周围的人只要提上两句,也不能保证子婴未来会不杀他。

    那晚子婴持剑,赵成持戟并肩作战的场面还历历在目,今日便互相猜忌。

    “原来君臣间的关系就是这么脆弱啊。”赵成坐在榻上苦笑。

    接到子婴的召见,赵成本想着偷带匕首觐见,想到子婴没有株连赵高一家,便没有付诸行动。

    赵成没穿丧服,一身红色粗衣紧紧穿在身上,特意将袖子系起,以暗示子婴他未带兵器。

    子婴仍在大殿等着赵成,他本不想二人的见面如此正式,子婴是在后宫擒下的赵高,随意的场合怕赵成误以为要杀他,只能选在这里。

    赵成走进大殿与子婴眼神。

    “臣,北宫卫尉员吏赵成叩见王上。”赵成跪地避开子婴的目光。

    “爱卿起来吧。”子婴淡淡说道,谨慎的打量着赵成。

    子婴有些后怕,赵成只是小小的卫尉员吏,如果是卫尉统领,成为九卿之一,便不会对赵高怨恨在心,子婴那晚也没法收买赵成。

    卫尉员吏分区明确,赵成是北宫卫尉员吏,离咸阳宫最近,出了什么事可以比卫尉统领还要先赶到,这是赵高打的小算盘,可惜忽略了官职大小。

    赵成缓缓起身,等待子婴的命令。

    子婴想直接赏给赵成官职,瞥见赵成的红衣,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周朝尚红,晋国是周的亲族,韩赵魏三家分晋,所以赵国也尚红!

    “赵爱卿不穿丧服,穿红衣是何意?”子婴问道。

    “家兄祸乱超纲,死有余辜,臣无需为家兄穿白衣,红是臣老家喜欢穿的颜色。”赵成坦白道。

    子婴最怕赵成像赵高一般心存旧国,赵成也猜到这点。

    “赵王歇已经复国,项羽巨鹿之战已解赵国之危,爱卿难道心中有意投奔?若是真有此心,寡人赏重金作为盘缠。”子婴也懒得绕圈子。

    赵成解释,“臣之亲族已是赵国王室旁远之支,多年飘零,赵王歇不会承认的。”

    子婴点头,赵王歇原来只是赵氏族长,被当年信陵君门客张耳,陈胜旧臣陈馀立其为赵王,赵王歇本身也没什么本事,他的复国只是大势之中的流程。

    赵成虽然没说到重点,但不去投奔的确是正确的选择。

    “寡人曾许诺过太师之位,后宫佳丽,今日就是给爱卿兑现的。”子婴说道,既然赵成不打算走,该给的东西一定要给。

    “回王上,那日是臣失态了,今日清醒,不敢造次。”赵成连忙拒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