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你叫武涉啊?(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男子阴柔的声音让子婴很不舒服,他明显是为了激怒子婴。

    子婴没那容易被生气,笑道,“寡人就算是蚂蚱,能抓到蚂蚱的人也只有一个,项籍凭什么以为他能抓到我?”

    项羽,名籍,字羽。世人称项羽是尊称,子婴故意叫项籍,用以蔑视。

    斗篷男抬头仔细端详子婴,来咸阳之前他从未以为子婴能如此硬气。

    “嬴子婴,你居然敢直呼项大统领名字,简直无礼至极!”斗篷男伸手指着子婴,“都说秦国是未得礼教开化之地,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子婴懒得和他争吵,这一口一个嬴子婴叫的,斗篷男也没觉得无礼,反倒说起他来了,换到现代妥妥的双标狗。

    要不是子婴之前告诉侍卫不要出手,这斗篷男叫第一声子婴时,就已经人头落地了。

    子婴胳膊拄着头,不屑看着斗篷男,“说吧,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寡人听着呢。”

    “子婴!你该不会以为杀了赵高,你的秦国就能起死回生了吧?我告诉你,你的大秦已经腐朽到了骨子里,任凭你再怎么维持,也终将垮台。”男子一本正经呵斥道。

    子婴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这斗篷男是项羽的人,自然是要让他传一些话给项羽听。

    子婴笑道,“寡人当然是要维持的,不过不是维持长盛不败,而是维持到刘统领入关,到时候寡人把咸阳交给刘统领,让项籍那个武夫干瞪眼去。哈哈哈。”

    斗篷男大怒,猛的甩下斗篷,露出黑胖的脸颊,“子婴,我今天不是劝降你的,是逼着你投降!刘邦手下一群乡野村夫,他若是敢有妄念,项大统领顷刻间就能扫平他,你想让刘邦做你的靠山,你动错念头了!”

    “哦?”子婴知道斗篷男上当了,调侃笑道,“那依尔看来,寡人除了投降项籍就没有别的活路了?”

    斗篷男冷笑,“就冲你的语气,就算此刻投降也难逃一死,你若是滚下王位,跪地给我道歉,兴许能留个全尸。”

    子婴有些诧异,这男子也太脑残了吧?没听出他的调侃,还当真了?

    项羽从哪里找到的奇葩说客,还是说项羽就喜欢强硬的外交?

    “那寡人究竟如何才能活命的呢?”子婴继续调侃着问道。

    “这倒也不是没有办法,你现在跪下喊我几声‘武涉爷爷’,我兴许会在项大统领面前给你美言几句,做个能活命的奴隶也不是问题。”武涉得意的说道。

    “武涉?哈哈哈哈...原来你就是武涉啊,怪不得...哈哈哈。”

    子婴忍不住捧腹大笑,武涉这个名字他听过,不过根本没放在心上。

    武涉是项羽的老乡,后来项羽军中担任谋士。提到项羽的谋士,都会想到范增,没人会记得武涉,子婴估计他也没给项羽提过什么有用的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