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烧龟占筮(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回王上,灵龟壳还未完全烧完,待臣继续占卜。”太卜说道。

    “快去,快去。”子婴有些等不急了,他本不信这些东西,但此刻正需要占卜来为他选择一下。

    若是大秦注定大势已去,子婴马上就给刘邦写投降信。

    倘若大秦还有一丝希望,那就拼劲这一丝希望,也算对得起原来的子婴,对得起杨端和那些还在苦苦支撑的老臣。

    太卜点燃荆条重新灼烧龟壳,龟壳已然有一半被烧出了裂纹。

    子婴静静看着太卜虔诚的手法,连大气也不敢喘,生怕出现一丝误差。

    待到裂纹布满龟壳,太卜缓缓起身,“《周易》有言:初噬告,再三渎,渎则不告。占卜中断是不敬鬼神的,若是因为王上前来,臣可继续占卜。”

    “结果如何?”子婴等不急了。

    太卜观察着龟壳上的裂纹,摇了摇头。

    不知为何,子婴居然有些安心,“寡人懂了,大秦国运已然回天无力了,看来天要亡秦了。”

    太卜继续摇头,“这龟甲的脉络实属见所未见,臣刚刚烧到一半,大秦国运已然一片死相,待到王上前来,烧到后一半,竟有起死回生之相,真是奇怪。”

    子婴暗笑,这分明就是两次烧的方式不同,所以才有这种不同的裂纹,古人到底还是太迷信了。

    突然,子婴想了些什么,脑中一震,扭头看向那块龟甲。

    这占卜的结果的确暗示着大秦的国运!

    秦朝二世而终,子婴降王,死于项羽,这本是大秦原来的命运。恰好符合了龟甲的前半程。

    子婴误打误撞打乱了太卜的占筮,后半段大秦另有转机,莫非正好对应子婴的到来?

    不会吧?

    “爱卿,能否为寡人详细解读?”子婴问道。

    “回王上,这前半程火烧烈甲,内部纹路崩碎,似是说大秦因刚而败,朝内大乱。后半程,崩乱的纹路渐渐归于一线,却仍有旁支散乱,似是说大秦渐有好转,未来仍旧困难重重。”太卜端详着龟甲说道。

    “那寡人到底如何才能解决这些困难?”子婴追问道,他急需知道这些方法,紧紧靠着太卜生怕漏听了一个字。

    太卜沉默半晌,“王上,此事关乎国体,天机只能透露这么多,请王上恕罪。”

    子婴差点被太卜一句话噎死,等的就是后面的话,一句天机不可泄露就算了?

    “爱卿尽管告知寡人,事成之后寡人赏千金,不,万金!”子婴急道。

    秦朝虽然局势甚危,但国库的钱还是有的,不然项羽进咸阳也不会满载而归。

    “天机非钱财可以驱使,王上不可强求。”太卜坚持道。

    子婴又急又气,这老头实在够轴的,“爱卿莫要诓骗寡人,晋景公曽做恶鬼索命梦,卜官直言景公吃不到新麦,景公强吃新麦而堕入便溺而亡,这算不算是泄天机?”

&nb-->>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