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以弟弑兄(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子婴的胸口一片炽热的灼烧感,费力的身手一掏,拿出一块黑色阴阳鱼吊坠。

    待到阴阳鱼拿出,秦始皇的脸和胸口的怒气消失了,大脑恢复了平静。

    是它搞的鬼?

    子婴眉头一皱,仔细端详这块阴阳鱼,无论雕刻还是造型都属于上品。

    但秦国最为尊崇的是法家,这种阴阳鱼这么会出现在子婴身上?

    “王上,请一并处置了臣吧。”见子婴半天没有回话,杨端和催促道。

    子婴瞥了跪地的百官一眼,不知道说什么好,有一部分的确是对赵高没有办法的,自然也有对赵高摇尾乞怜的,实在没法分清。

    子婴把阴阳鱼放在大袖里,正色道,“今日之事是个误会,都是曹无伤!曹无伤这个奸臣,曾是赵高的同党,他故意要挑拨寡人和大臣的关系,其心可诛!”

    曹无伤如遭雷击,面色煞白猛的抬起头,“王上,奴才说的句句属实啊!”

    大臣们呆跪片刻,顿时领悟了子婴的用意。

    “王上圣明,臣等清白!”

    “请王上诛杀曹无伤!”

    “请王上诛杀赵高同党!”

    满朝文武齐齐跪拜,曹无伤心如死灰,身体瘫软在地。

    杨端和欣慰一笑。

    赵成也懂了子婴的意思,杀掉大臣定会使朝堂大乱,与其如此倒不如只杀一个,杀一儆百,还能卖给满朝大臣一个人情。

    “此子心思之深,扶苏远远不如。”赵成暗暗叹道,庆幸最后时刻站在了子婴这一边。

    “但是!”子婴突然扭转语气,“你们或多或少都和赵高有关系,寡人要是不给你们一些惩罚,寡人心不安啊。”

    此话一出,本来露出笑意的百官重新严肃起来,等待着子婴开口。

    啪——

    子婴把佩剑甩到地上,“拿着寡人的剑,每位大臣都去刺赵高一下,过去的事寡人都可以既往不咎。”

    一个年轻官员壮着胆子,捡起佩剑,一步步朝着赵高靠近。

    “你们都是我的奴才...都是我的狗...”赵高流着口水傻笑,对正在靠近的危险还未察觉。

    “赵高,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年轻官员持剑朝着后心刺去。

    “慢着!”子婴叫停了年轻官员,“记住,只准刺伤不准刺死。”

    “诺!”

    年轻官员带着往日的被压制的不满,一剑刺穿了赵高的小腿。

    “啊——”赵高响起杀猪般的叫声。

    赵高的小腿骨生生被刺穿,鲜血淋漓的被钉在地上!

    子婴看的心中一阵舒爽,“漂亮,下朝之后领百金!”

    “谢王上!”年轻官员连忙跪地,已然掩饰不住嘴角的笑意。

    “要是一个个的来也太慢了,要不你们一起上吧。”子婴翘起二郎腿笑道。

    满朝文武给赵高办事多半是碍于权势和淫威,不仅没得到好处,还总给赵高钱。

    如今还有刺赵高拿钱的好事,大臣们也顾不得形象纷纷上前拔出佩剑,直往赵高身上招呼。

    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