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曹无伤?!(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嗡——

    子婴脑海里好像有颗炸弹引爆了,转过头来瞪大眼睛看着曹无伤。

    没搞错吧?

    曹无伤可是鸿门宴里的人物,刘邦新入关之后,也就是36天之后,曹无伤在刘邦营中当官,却偷偷给项羽告密,这才有了鸿门宴。后来被大嘴项羽直接出卖,被刘邦回营后杀了。

    他怎么可能出现在子婴的皇宫里?

    子婴脑子里飞速运转,史书里关于曹无伤的记载似乎只有这一笔,除了鸿门宴以外没了别的笔墨,难道最开始真的是在赵高手下做事?秦朝灭亡之后兜兜转转才发生了鸿门宴?

    卧槽!子婴感觉发现了历史的真相。

    “王上,奴才的名字有什么古怪吗?”曹无伤被子婴看的有些不自在。

    “好名字,无伤,不受伤嘛,挺好的。”子婴装作若无其事笑道,心里早就把曹无伤骂了个遍,天生的二五仔,先出卖子婴,再出卖刘邦,活该被杀。

    咸阳宫很大,在子婴的记忆里大概4平方公里,虽然没有《阿房宫赋》说的那么夸张,曹无伤搀着惊魂未定的子婴回到寝宫时,子婴累的腿软脚软,天色也有些渐暗。

    “我有点累了,你先下去守在外面吧。”子婴说道。

    “诺。”曹无伤应和着,待到子婴走进寝宫,偷偷的听寝宫里面的声音。

    眼下对子婴最重要的事是换身衣服,湿哒哒的穿在身上实在太难受了。

    “古代的衣服,真特么的复杂。”子婴身上只穿着新换的白色亵衣,侧躺在大床之上抱怨,“赵高那个阉人肯定不会对老子放松警惕,没准宫里都是他安排的眼下,我太难了。”

    躺在大床上,子婴满心的忧虑,根本感受不到穿越而来的快感。

    子婴稍微打量着屋子里的情况,一张能容纳皇帝和3.4个妃子睡觉的大床,正中间是一张桌子摆在地上,旁边没有椅子和凳子,只有类似于坐垫的东西,东面墙壁上挂着木板雕刻的帝王像,子婴认得雕刻的正是千古一帝——秦始皇。

    秦始皇虽说刑法严峻,若是没有秦始皇,炎夏就没有后来的统一。

    “哇,这群秦人晚上睡觉的时候,还看着先人的画像吗?这也太孝顺了。”子婴喃喃道。

    子婴闭上眼睛,回忆着这个身体所经历的事情,只有了解这个时代,才能改变命运。

    记忆回到了十几年前,还是孩童的子婴绕着俊秀的青年人和貌美的妇人玩耍。

    长胡子的文人和一脸英气的武将偷偷拜访俊秀的男子,妇人端庄的退出屋子,男子抱着小子婴和大臣们谈论家国大事,有一大半是说嬴政的制度过于残酷。孩童子婴在男子怀里仔细的听着。

    突然,记忆中画风一转,男子正在和妇人离别,已经是小伙子的子婴要和男子一起离开,妇人满脸泪痕看着儿子和丈夫远走......

    天寒大雪,长城边上的军营里,男子接过使者递来的酒,对子婴最后一笑,嘴角流出了黑色的鲜血倒在了地上。

    “啊!”

    子婴从梦境中挣脱,头上浮了一层细汗。

    “这是什么?长城?毒酒?扶苏和子婴!”

    子婴惊觉,原来现在的他是那个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