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两个?一个!(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子婴怒视李信,被气得笑出了声。

    “不愧是李广和李陵的先祖,李广的英勇,李陵的打不过就投降,恐怕都是从他这里遗传的。”子婴暗笑道。

    “王上,请听臣...”

    “闭嘴!嬴家还从来没怕过匈奴人!”

    子婴纵身下马,一步步走向扔下长戟的中卫兵身旁。

    “寡人今日以嬴家先祖的名义起誓,若寡人屈服于匈奴,便如此戟不得善终!”

    子婴抓着长戟,双臂用力,随着一声清脆的断裂声,长戟生生被掰断。

    “王上...神力”中卫兵慌忙跪地。

    子婴懒得理他,望着李信说道,“今晚寡人必定拿下漆垣,李信统领若是不想带兵,寡人亦可亲自带兵前去。”

    李信仍旧犹豫不决,“臣...”

    “李爱卿已经失去一次机会,这次若是再投降的话,后世就真的不会记得你的功绩了!”子婴愤愤道。

    李信心头一紧,项梁带来的恐惧重袭脑海,唯有再胜一场才行一洗前耻!

    “臣愿意!”李信紧咬牙关。

    “好!”子婴高举断戟,“寡人今日与诸位共同进退!不退匈奴,誓不回还!”

    子婴慷慨陈词,周围的中卫兵却仍旧木讷四顾,不见振作。

    几十万人的差距不是一两句话就能振作起来的。

    “尔等要是不想打的话,匈奴攻进来可是要奸淫妻女,屈人为奴的。被匈奴占据了塞国,天下九州都不保,根本无地可逃。”

    驴蹄声响起,众人看向南方,未关合的栎阳北门内,清瘦的白发老人缓缓驰出。

    “大秦过去的士兵才没有这么胆小怕战呢。”老人不悦道。

    “老丈是?”子婴不解问道。

    跪地的李信瞳孔突然放大,老丈的面容和二十年前一模一样,丝毫未变。

    “尉缭子?!您舍得出来了?”李信惊道。

    渭水南岸,韩信的师父,兵家四圣尉缭子?

    子婴惊得合不拢嘴,杨端和给他画过尉缭子隐居的地,他还从没动过让其出山的念头,今日居然主动出来了?

    尉缭应该比杨端和年纪要大,子婴面前的老人却看起来不到六十岁,不由有些怀疑。

    “老夫远远就听见有人在出卖城远逃的馊主意,不知道那人是不是李小统领?”尉缭捋着白须讥讽道。

    “这...是晚辈。”李信羞愧道。

    “唉,始皇,王翦若是有一个人在世,你的皮都要被拔下一层来,没出息。”尉缭失望道。

    “尉缭先生说的是。”李信不敢直视尉细长的眼睛,“多谢尉缭先生出手救秦。”

    “不是救秦,为了天下九州,为了杀盗卫道。”尉缭缓缓说道,“凡兵,不攻无过之城,不杀无罪之人。夫杀人之父兄,利人之货财,臣妾人之子女,此皆盗也。”

    子婴心中乐开了花,这些话正是当年尉缭追求的动兵理念,二十多年过去了,居然还记得清清楚楚。

    “尉缭先生,请受寡人一拜!”子婴跑至尉缭的驴旁跪下。

    “起来吧,老夫说了是卫道,何必如此大礼。”尉缭摆手道,“怎么和当年的魏惠王,始皇一样?”

    “谢尉缭先生。”

    子婴笑着起身,突然面色一滞。

    魏惠王可是魏国一百三十多年前的君主!尉缭和他有联系?面前的老人最起码也要一百五十多岁了。

    子婴翻找脑中的资料,据史书记载,战国末期的两个尉缭子,一个是魏惠王时期的隐士,另一个便是,始皇为求其出山,与其同吃同住的尉缭。

    始皇焚书坑儒,尉缭子又过于神秘。后世缺乏资料,不相信一个人能活一百多岁,故说是两个人。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