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陈平的过去(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墨楚被砸的懵住片刻,一股热流从鼻中流出。

    “这样都不晕?看来他伤的也不是太重嘛。”吕马童双手还停在空中,失落道。

    “秦国人真是卑鄙!”

    墨楚用手背擦着鼻血,迈开大步走向驿站门口。

    “卑鄙...”

    墨楚只觉眼前一花,身体倾斜栽倒在地。

    “终于倒了。”吕马童拍着胸口。

    子婴和陈平瞪大眼睛看着吕马童。

    “吕骑将今日变聪明了。”陈平惊叹道。

    “是吗,哈哈。”吕马童挠着后脑憨笑。

    “下次手再重一点就好了。”子婴又想起墨楚从蓝田关追杀他到咸阳的场景。

    “王上,那现在如何是好?墨楚肯定恨死咱们了,定是不会教王上武功。”吕马童说道。

    “寡人骗他的罢了。”

    子婴和彭越一战,也长进了不少。灵焚,墨楚行走诸侯间,才会天下没有对手,单单靠教没有任何用处。

    陈平邪笑道,“项庄今日一输,必定会郁郁寡欢,成为没有任何威胁的废人。”

    “陈大夫想的太简单了。”子婴摇头道。

    墨楚被阴的郁郁寡欢是真,不见得就会成为废人。否则五年后项羽死时,墨楚的一切就会从史书上消失,不可能再有攻伐匈奴的美名。

    “改日寡人会将他送到咸阳芈府上,让芈兴那老头派人照顾他吧。”子婴说道。

    “芈兴?楚国后人?王上万万不可。”陈平急道,“项庄失意,是最好驯化他的时机,这个机会不能留给仇视大秦之人。”

    “正是因为如此,寡人才要把墨楚送过去。”子婴神秘一笑。

    “王上何意?”陈平不解。

    “芈兴是楚国王室,自然心向楚怀王。但项羽他日定会杀了楚怀王。”子婴笑道,“墨楚初到芈府,芈兴念及他是项羽之后礼待有加,其后怀王被项羽杀死。陈大夫觉得芈兴会如何?”

    陈平眼前一亮,“恨不得杀了项庄。”

    “那个时候,无论芈兴之前和他说过什么,墨楚都会抵触。”子婴笑道。

    “王上好可怕...”一旁的吕马童身上直起鸡皮疙瘩。

    陈平暗暗叹服子婴的心机。

    “不知王上的恩师是那位?”陈平极其好奇,子婴有如此心思,他的师父定是堪比当年的鬼谷子王禅。

    “寡人的师父只有灵焚先生。”子婴掩饰道,“这些东西都是看史书学来的。”

    “这样啊。”陈平似想到了什么,叹道,“看来王上和臣是同病相怜。”

    “陈大夫也都是自学的?”子婴惊道。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