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村民面面相顾,一头雾水,他们怔怔地望向村长,希望这事儿村长出面有个说法。

    老村长的花白胡子让料峭的春风刮得愈显稀松,他定定地看着跪在岳弯弯跟前的数十玄甲武士,为首之人,腰金镶玉宝刀,兜鍪上錾金虎纹,镶宝络红缨,气度朗朗,绝非池中之辈,老村长愕然地盯着冒开疆:“你们……是什么人?”

    冒开疆从地面利落地起身,一挥手,身后整饬有序的武士齐刷刷站起,铠甲衣料相磨,绝无第二种声音,这一切也使人既震惊又畏惧,尤其余氏,她几乎不敢相信,岳弯弯这是从哪里找来的戏班子。

    冒开疆直腰间解开虎符和兵印,一掌托起,朗声道:“在下,柱国武威衙卫大将,镇北巡抚司统帅,冒开疆。陛下手谕在此。”

    身后,有人托上圣旨,疾步而来。

    “啊?”

    “圣旨?”

    南明这偏远小地方,几乎不曾得到过圣眷,岳家村的人更是从没见过圣旨。

    他们一个个眼如铜铃,惊呆了。

    老村长更是甚至颤若筛糠,一动不敢再动。

    “大将军,陛下圣旨,这是为了……”

    冒开疆虎目炯炯,犹如岩下之电,环顾周遭,双目横扫,众皆垂目,莫敢有语,这将军身怀杀伐重威之势,更兼血气,仿佛方从战场浴血而归,他这身气魄,是绝无可能冒充的。不知不觉,他们已然相信了几分。

    可就算相信,他们也还是不敢想,柱国大将军救下岳弯弯,竟是为了……

    等等,大将军方才对岳弯弯行了大礼,唤的是什么?

    皇……后?

    “圣旨在,尔等还不跪接?”冒开疆身后,一人冷声喝道。

    岳家村的村民纷纷丢盔弃甲,愣愣地跪拜。

    冒开疆展开圣谕。

    “自先帝大行,朕不以度德量力,即位大赦于天下。朕已无德,然无能尽孝,躬自悔悼,今凤位空悬,朕意欲立后,建极万方。南明岳氏有女,器识柔顺,懿明恭淑,与朕有相救之恩,昔无岳氏,今则无朕。朕感怀岳氏厚德,乃册岳氏为后,皇后之尊母仪天下,必与朕共承宗庙,抚佑万民。”

    一大长串的册封词,岳弯弯是一个也没听懂。一直到现在,她整个人还晕晕乎乎,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何事,孩儿虽然暂时保住了,自己也不会死了,可是这位自称大将军的人,在说着什么呢?

    就连她脚下踩着的这块地,她都感觉,不那么真实。

    与她一同反应激烈的,还是余氏,余氏也一屁股摔坐在地,怔愣地盯着冒开疆手中的圣旨。

    冒开疆宣读完毕,老村长险些便背过了气去,他纳罕不已,指着岳弯弯道:“陛下,是册封岳弯弯为皇后?”

    冒开疆颔首,“然。”

    说罢,他举起圣旨,胸腔一震,声音朗朗:“南明府衙,连同岳家村村民,草菅人命,谋害皇嗣,罪大恶极,冒开疆即刻奏请陛下,立行裁决!”

    此言一出,自知升迁无望,且儿子也不可能顶替自己的老村长,两眼翻白,这就已当场晕厥。

    众村民亦面如土色,双股战战,纷纷爬到岳弯弯勉强请求宽恕,求皇后娘娘宽恕,岳弯弯退后了一步,差点让人捉住了脚踝,她身后一名武士提剑而来,拔剑出鞘,谁人若敢染指皇后,必将斩手。

    他们缩着臂膀,大气也不敢喘一声。

    冒开疆亦过来请示,岳弯弯声音发颤,“我……我不知道,按照律法怎样,你们就怎样……”

    “好。”冒开疆点头,“娘娘,鸾车已至,还请娘娘登车。”

    在若干武士身后,正静静停着一辆轩敞华丽,四面垂纱束锦的马车,岳弯弯望着那车,还是觉得不真实,她微微咬牙:“我……我能不能问一句……”

    “娘娘但问无妨。”

    岳弯弯垂眸,慢慢地从怀中摸出一枚玉符,那玉通体盈润有光,刻字有“聿”,冒开疆变了脸色,极其肃穆敬畏,岳弯弯浑然不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