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岳弯弯想起阿爹在世的时候,在南明城有个算是谈得来的朋友,他曾来过家里,阿爹让她以叔伯之礼相待,那人对她印象似乎也不错。她必须尽快离开岳家村,因此岳弯弯想的第一个投奔的人,就是这位叔伯,她希望借助他的门路,能让她有一个暂时落脚的地方。

    但这位小叔,却不巧因为经商暂时离开了南明,岳弯弯扑了一空,阍人道要不她便进去坐坐,家中尚有管事儿的可以做主,但岳弯弯和管事儿的不熟,也婉拒了。

    她在城里住了几日,但一直没等到这位小叔回来,阍人说有了消息,约莫还要十天半月,岳弯弯等不了了,她留的盘缠预算不多,再这么耽搁下去,误了时候不说,钱也出若流水。她打算先回去收拾细软。

    然而当她慎之又慎地溜回家中,却还是被抓到了。

    没等到她收拾好东西,一群人已破门而入,叫嚣着。

    “抓人!”

    岳弯弯花容失色,惊骇得小脸惨白,暮色昏昏,一群举着火把的男人将窗纸燎得透亮刺目,岳弯弯手中的包袱突然地跌坠在地,几名大汉上前来,一把攥住了她的细嫩胳膊,根本不容她挣扎,岳弯弯既惊且怒:“你们是什么人?我犯什么王法了?”

    火把掩映之间,她看向慢慢走向自己的人,年至耄耋,须发皆白,然而神色却显得痛心疾首,他朝身后道:“给她诊诊。”

    岳弯弯上南明城找大夫看病的事,被查了出来,其实老村长心里早就有了底,但捉贼要拿脏,老村长与几名村妇思量再三,又请了个大夫跟他们回了岳家村,此际,立马就有个大夫凑上前来,扣住了岳弯弯的腕脉。

    她的瞳孔急遽收缩,犹如地裂,“村长!你们这是要做什么?放开我……”

    村长没说话。

    那大夫经验老道,只切脉,看了片刻,立马肯定地说道:“村长,确凿无疑。”

    四下里传来一道道长长抽气的声儿,岳弯弯清楚地看见,众人充满鄙夷的目光,刀子似的朝她扎了过来,让她体无完肤。继而,她们开始骂她,尤其是妇人,骂她最凶,言辞之污令她难堪到无地自容。

    “弯弯,你竟真的做出这等事!”

    老村长手指发颤,怒其不争地盯着她。

    要不是前不久闹出了铁拐老王的闺女私奔的事儿,南明已很多年没查得这么严了,这些年妇人德行败坏,同人淫奔者无数,府衙一直是睁一眼闭一眼,然而今新皇陛下御极为帝,州官为求政绩,洗刷王氏不孝不贞为南明带来的耻辱,府衙这一次铁了心,决议纠察风气。

    而岳弯弯正赶巧撞在这枪尖儿上,首当其冲,府衙下了死命令,要立她当典型。

    岳弯弯再是愚笨,也猜到了,消息一定是从张婶子那里走漏的,她是想过张婶子口没遮拦,这事情或许会瞒不住,但她还以为,至少在短暂的一段时日之内,张婶子应是有心维护她的。况且以前岳家村也不是没出过少女未婚先孕的事儿,虽说遭到了讨伐和叱骂,那家人最后搬出了村子,也便息事宁人了。

    她是真没有想到,事情竟会闹这么大。

    “那男人是谁?”

    村长逼问道。

    除了老村长,那些婆妇也一涌而入,问她,是不是被贼寇强迫,这才珠胎暗结,只要她承认这点,并打掉孩儿,死罪可免。

    岳弯弯沉默着,被壮汉摁着,四肢没一处能动,可是,望着这群人,她真不知,该用何种面目去见她们。

    她无错,就算上了府衙,她也还是坚持认为自己无错。

    为什么未婚有孕就是大过,她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她心里愿意,可就算如此将来谁又会为她主持婚姻?她找个喜欢的男人,生一个孩儿,又怎么了?不过是,男子蓄养外室无罪,女子未婚先孕当死。

    岳弯弯咬牙,目眦鲜红,“你们别往别人身上泼脏水,他不是流寇,我也不是被迫。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