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怀孕了以后,岳弯弯除了早期的干呕头晕等症状,过了以后,这些时日,几乎没有任何不良反应了,她将老大夫开的药妥善地藏在了寝屋的木架子上。

    确认了怀孕以后,岳弯弯想得这一件事,就是不能再去张婶子家为小虎儿教习了,她想了个由头,对张婶家请了辞。

    但不料去的时候,发觉张婶子不在家,说是带着虎儿回娘家去了,只有张婶子她男人在。张婶子的丈夫极好说话,听说她的来意之后,立即便痛快地答应了,还取出了家里的一些碎银,给岳弯弯。岳弯弯道张婶子平日里对自己非常照顾,送了无数好物给自己,这银子她受之有愧,便坚持没有收。

    张婶子丈夫深感岳弯弯是个善解人意的贴心女孩儿,喟叹老岳离世得早,家里没人给她做主,实在可惜了。

    但晚间张婶子回了家,听说她男人答应了岳弯弯让她不再来了,登时便起了怒意,叱责他自作主张,“我不好容易给虎儿找来的便宜先生,你就这么放她走了?再说弯弯她一个人没个生计,你要她可怎么活?”

    张婶子她男人早知道,张婶子找岳弯弯当先生,虽是好心,但也是图便宜,皱了皱眉,没吭声,任由她骂。

    张婶子推了他肩膀一把,怒而转身和衣躺下,不再说话了。

    次日大早,岳弯弯料理完田圃,摘了几朵精心浇灌而生的不知名野花,放回屋里,修修剪剪,插得很是细致漂亮,正要去取灶膛里煨着的红薯,张婶子突然登了门。

    岳弯弯微微吃惊,猜到或许是张婶子没同他男人谈好,是以又登门了,她心有愧疚,但也只好说:“张婶子,是这样的,虎儿年纪还小,但我觉着他有天赋。要是没有这个能耐,随便认得几个字也就罢了,既然有这个天赋,张婶子,为了虎儿好,你可以再找个更好的学识渊博的学究来教他。”

    这话不假,岳弯弯早就发现了,雷小虎在读书这面儿上过目不忘,实在天赋异禀。

    就算没有怀孕这事儿,这话她也早想对张婶子说了。

    张婶子面色一滞,有些不大好看,但转念想道,虎儿毕竟年纪还小,请私塾先生他们请不起,送到城里去又怕他不适应,暂时这样是最好的,她皱起了眉头,“弯弯,你这么说的话,不管是不是真的,婶子都是很高兴的,咱们家以前可从来没出过读书人。先帝陛下开创科举了以后,贫门子弟读书是愈来愈多了,这也是好事,如果真要虎儿读书,我也是肯的。但我家里的这个情况,弯弯你也是知晓的,哪里有那个钱,和功夫,陪着虎儿到城里去读书?就这最近困难些,弯弯,你就再帮婶子一程,你看成不成?”

    岳弯弯没法说不成,可是她心里真的不愿,她需要在她的肚子变大,像叶氏一般藏不住之前,离开岳家村这个地方。

    “张婶子,你要不坐坐,我灶膛里还煨着几只红薯,我拿来给你吃。”

    张婶子见她转身匆匆走向了灶房,皱了皱眉头。

    岳弯弯的寝屋门是半开的,她房子小,不过这两间巴掌大的寝屋,料想是她来得突然,岳弯弯没有关上门,屋中传来了呜呜两声,像是有什么东西爬了进来。

    张婶子忧心是耗子,寻了过去,不料正撞上一只通体漆黑的小猫,见到张婶子一张圆盘脸,吓得不轻,一溜烟窜上了木架,搅和得是咔咔作响,张婶子眼见那瓶子就要倒地,伸手去扶了一把,那大瓶子里头登时哗啦啦一包药材倾翻倒下。

    “哎哟你这死猫!”张婶子骂它不长眼,泼辣凶蛮起来,将它哄了出去,再不许它来,小猫委委屈屈,跳下窗棂格子跑了。

    张婶子唯恐岳弯弯发觉自己碰了她药,慌张地胡乱收拾,那药味儿却甚是浓郁,甚至极是熟悉,联想到前不久她内心之中种种的揣测,她眼眸一转,拾起一撮药材往嘴里嚼了去。

    当归、黄芪、川贝母……张婶子赫然一怔。

    “张婶子!”

    岳弯弯惊叫出声,从她后头飞快地走来,心几乎要跳出嗓子眼了,她不知张婶子看去了多少,臂膀将散落的药材全部拢住。

    张婶子将那口干药材噙在嘴里,不露破绽,笑道:“你瞧我,刚有只黑猫不留神闯了进来,打翻了你的药,我才要捡,你就进来了。”

    岳弯弯听她这么说,稍稍松了口气,道:“是有只猫,她常来蹭饭。惊着婶子了。”

    张婶子又看了看她掌心的药渣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