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岳弯弯懵懵懂懂,从记事以来,一直便没有人同她说过,女子怀孕需要做些什么,她也始终不知,但叶氏和张婶子这话却让岳弯弯恍然大悟,一定就是她和元聿做过的那种事情!

    她怔愕了,但还是不信,她难道是同叶氏一样怀了身孕,这才出现了头晕干呕的症状。张婶子见她木胎泥塑似的呆怔不动,忙凑过来,探她额头,岳弯弯的雪肤上已微微发汗,她诧异无比:“弯弯,你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岳弯弯忙回过神,定睛与张婶子对视看去。

    不、不能告诉她们,不能告诉任何人。

    无论张婶子她们对她多好、多客气,未婚先孕这种事一定都是为她们所不容的,何况眼下也还没确定,她要尽快确定这件事,才好再做打算。

    “没事,我就是……来之前忙着料理田圃累着了,婶子,我身上热。”

    张婶子道:“热了便把外披脱了,我家里烧着炭呢,是有些热的。”

    雷家不富裕,张婶子烧得炭比不了元聿在红帐里燃着的银丝细炭,充斥着一股煤灰的味道,岳弯弯一闻那味道,胃里便更是难受,“婶子,虎儿今日在不在?”

    “在的,你去看看他。”

    张婶子忙带着岳弯弯入里,只见虎儿趴在小桌子上,梳着两只小鬏鬏,聚精会神地抄写着生字,张婶子朝他吆喝了声:“你弯弯姊姊来了,你乖乖听话,跟着她学,不然仔细你爹回来了!”

    雷小虎吓得一跳,点头如捣蒜,“嗯嗯!”

    岳弯弯被张婶子送了过去,她便转身,告了不打扰她俩,到堂屋里与叶氏叙话去了。

    岳弯弯坐到雷小虎身侧,摸他鬏鬏头,开始教他习字。

    张婶子家里的木板门也是漏风的,她与叶氏的话,虽然声量不大,却仍是清晰无比地飘送到了岳弯弯的耳中,她微凝神,勉力打起精神,全副身心应付虎儿,但听了几句,心思还是走岔了,情不自已地被张婶子和叶氏的话牵着走了。

    “早几年,你给你男人生了个女儿,我瞧他欢欢喜喜的,家里老两口也是喜欢,待你女儿不薄,不过这人心么,谁不盼着有个后?没有儿子,男人再欢喜也终究要腻味,要不高兴,这胎我看,必须得是个儿子。”

    张婶子那爽朗的笑声响了起来,伸手便摸叶氏的肚子,惊喜万分地同她保证,“一定是儿子!”

    叶氏腼腆含笑:“人家都说酸儿辣女,我怀着大丫时,日日只想着吃辣椒,这一个却让我成天想着酸杏儿吃,便是晚上也忍不住,可把我男人愁坏了。”

    张婶子手艺精巧,家里一年四季不乏小食,听叶氏这么说,立刻道:“我家里还有点儿杏脯,今年新酿的,又酸又甜!要不是我男人牙口不好,才不会留到现在了也没吃完,你等会儿回去,我送你些。”

    “哎,多谢张婶子。”

    “客气什么!你男人前年在水里救了我们家虎儿一命,这什么都是应该的!”

    俩人说说笑笑,一会儿扯到岳弯弯头上,叶氏歆羡岳弯弯能够认字,夸赞了两句,张婶子眉间若凝,没搭腔,说了两句,张婶子转移话题,回到了她这肚子,道:“等你生了儿子,摆酒席不?”

    “这个自然。”

    “那就好,我和我男人拎着陈酿,到你家贺喜去!”

    小虎儿见岳弯弯抬起头,仿佛魂飞天外,拿小胳膊撞了下岳弯弯的手肘,小声地问道:“弯弯姊姊,你是不是累了?”

    岳弯弯回过神,忙摇头:“不累,我们继续。”

    这一日晌午以后,小虎儿疲倦得打瞌睡了,岳弯弯才起身告辞,叶氏这会儿已走了很久了,张婶子送了好些酸食儿给她,见岳弯弯也要走,又送了些果脯给岳弯弯,岳弯弯胃口不佳,本也想吃些酸食开胃,但她总觉得张婶子今日瞧自己的眼光有些异样,说不上来是何缘故,她便拒绝了。

    叶氏和张婶子的话让她心神不宁,坐在自己的床榻上,岳弯弯怔怔望着壁上的“将仲子兮,无悔逾里”八字出神。

    她是无悔。

    可若早知道,救了他就会有怀孕的可能,她一定会考虑更多,至少当初就应该做些万全的准备。

    她是打算过,救了他以后,这辈子不嫁人了,反正在男人那伤得够多,也明白靠人不如求己,好日子得过自己挣,等到年纪大了手里有了钱,觉着孤单,买个男人服侍自己,再生一俩孩儿晚年给自己尽孝。

    她想得太好了,可单是最重要的一点,如何能赚到养男人和孩子的钱,就是个大问题,他留下的那笔钱,她现在赌气不肯用,始终过不去心里的坎儿。可要是不用这钱,又拿什么去生钱?

    这个麻烦事儿还没有解决,谁料到天降幸运,居然让她的肚子里现在就多了一个娃娃。

    这可怎么养活?

    岳弯弯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