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岳弯弯前前后后地,将红帐内外翻了个遍,没人,还是没人。

    地面上还有砸毁的锅,未吃完的就近抛弃的肉,发白的煤炭,还在依依腾着白烟,满地狼藉,惟余那片风中招摇的红帐,那灼艳的红仿佛也褪色了大半。

    一早起来,身旁便空了,没有人了。现在找找,连他身旁的江瓒、董允等人,也都不见了,说不是趁夜离开了,都是自欺欺人。

    岳弯弯想过他们会很快离开,但没想到竟是这么快,还在夜中,她还没有苏醒,她身旁之人,走得是如此匆忙,将她独自抛在了这片原野之中。

    可是就在前夜,他还答应了,在他要走的时候,他会通知自己,与自己告别的!

    “骗子!都是骗子!”

    不争气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始终没能留下来,岳弯弯蹲在冒着白烟的满地灰炭之间,用力揉着眼睛。

    可无论如何,就这么被不声不响抛下仍是像一把钝刀,搅得肺腑割痛,眼睛愈来愈酸,到最后,岳弯弯几乎便要控制不住,她起身,朝自己的家里飞奔而去。

    明明心里打定了主意的,不过就是露水姻缘一场,当作一场桃花色的美梦,梦醒了便不再想。可是他怎么能不打招呼就走,将她的这场美梦结束得这么突兀,她真的接受不了,他明明答应了的!

    岳弯弯一面伤心,一面又气极,等奔到家中,那口长长的气也使尽了,她扶着木门,靠在门边大口地喘。

    不想流泪了,可是眼睛还是酸酸涨涨的。

    她喘匀呼吸,便自嘲一笑,只当让没良心的骗子骗了一回,反正,也没指望过他不是么?

    她冷静了下来,正好腹中饥饿难忍,冷冷地哼了一声,拽起桌上的簸箕,到外头择了点野菜,便回屋生火去了。

    岳弯弯的生活,不过便是柴米油盐,了不起酱醋葱姜,同人家飞鹰走狗的贵族,又有什么可比的!本来,男人就是靠不住的!

    气极之后,岳弯弯已彻底不气了,简陋地用了午饭,趁着睡意昏昏上头,就着窗台的腊梅冷香,歇了个晌。

    谁知这一觉睡醒起来,这大魏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昨儿个夜里,天子驾崩了!

    陛下驾崩的消息,犹如千里乘奔御风,不到一天,便传遍了南北,南明城虽地处西陲,但州官层层放出消息来,也是极快,听说从昨儿夜里,得到了消息的郡县州官百姓,无一得以睡眠,这才在一夜之间,将天子山陵崩塌的讯息带来了南明。

    这日晌午,消息又经层层证实,已经确凿无疑。

    依照礼制,天子如君父,天子驾崩,民间亦需服丧,但因本朝天子仁厚,诏令勿惊百姓,因此避过斩衰之礼,民间只需服丧三日。这三日间,民间不婚娶、不取乐,宴饮亦禁止。但三日以后,则恢复如初。

    晌午后,南明的差役便全部下放,挨家挨户地彻查,是否有人不服丧。

    服丧需着白,岳弯弯却没有白裳,还是隔壁的张婶子思虑周到,为岳弯弯送了一身孝服,她感激不尽,这样,等到差役查到岳家村时,岳家村几乎已人人服白,差役这才心满意足走了,临走时,还顺走了村长的两坛子老窖。

    岳弯弯舒了口气,对张婶子握住了手,“多谢你了婶子!这次要不是你,说不准我要被拉出去了。”

    “唉,这也是谁都没想到的事儿,咱们陛下春秋鼎盛,去年才过了五十大寿,哪想到昨夜里就……”

    说罢,张婶子又感慨不尽。

    “咱们的这位陛下,真是个好皇帝,他在位这些年来,教咱老百姓吃过什么苦?就说南明,弯弯你是不知道,二十年多前这里可乱乎的,流民和少民到处劫掠汉家少女,拿我们不当人,也是陛下在位后治国有方,虽说还没有完全解决这个问题,可是现如今比起以前,可不知好了多少!我现在就担心啊,那个出身不好的太子,到底能不能做好皇帝,别的,咱小老百姓也管不着了。”

    岳弯弯也似乎听过阿爹在世时夸过已故的先帝陛下,因此张婶子说这话她完全不反驳,只道:“婶子勿忧心,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