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清早开摊儿的先生不多,岳弯弯求知若渴,问得急,来不及等东街的书画先生摆摊儿了,就近碰着个算命测字的独眼老先生,老先生花白胡子,独目炯炯,一看便知很有学问,岳弯弯揣了碎布到了跟前去。

    “小娘子,这是测字吗?”

    他见她一落座,先打了招呼,便取出了衣兜里揣的碎衣片。

    岳弯弯“嗯”了声,诚恳地将碎布展开,呈递老先生面前,“先生,我就想请教这个字。”

    但岳弯弯没有想到的是,她以为,不过只是个字而已,虽然生僻一些,却不至于有甚么不妥,那老先生一瞧见,却惊得额头出了层汗,“先生,你怎么了?”

    老先生大惊变色,“小娘子,你这字,你为何独独要测这个字?”

    太子名讳,南明偏僻之地并非人人尽知,但若知道,还不避讳,却是大忌!

    岳弯弯也愕然,怔怔盯着自己誊好的字,暗暗回想着那个男人给的玉佩上的纹理,她虽算不上学识饱满,但描个字样总不至于丑得无法见人,料想不应该是自己写得太丑的缘故。又因一向知道算命的颇喜欢夸大其词,于是平复心境,回道:“我读书时碰见的,不解其意,便拿来朝先生问一问,先生是有识之士,定然识得。”

    老先生瞧她一个及笄年华的小娘子,尚未成婚,人亦懵懂,少不得要提醒她一句:“小娘子,这字,今日老朽替你解答了,日后便莫要再问别人了,此字于你不吉,小娘子还是避而远之为好。”

    说罢,他又运笔蘸了清水,在那“聿”字旁又照样临摹了一个,“此字为篆文,老朽如今题的这个,则是行书,小娘子看一看。”

    岳弯弯伸长了脖子,好奇地盯着他在纸上写的字,果然笔画工整简便了许多,赞叹道:“老先生学识高明,就请告诉我吧!”

    她的一双美眸难掩激动愉快之色,老先生感慨如今世风日下,竟还有女子肯如此作学,何愁事有不竟?难为她一心向学,今日就佯作不知避讳,替她解答一二了。

    “此字念聿,与美玉同音。不知小娘子读的可是《汉书》?若遇此字,则不奇怪,汉书当中便有‘武骑聿皇’四字,乃是形容骁骑迅疾,若风驰电掣的情状。”

    岳弯弯懂了,原是如此。他说他字武骁呢。

    也不知是何人取的名字,应当,是对他寄予了不同凡夫的厚望吧。

    岳弯弯出起了神。

    好半晌,直至老先生的手影在她面前晃动了数下,岳弯弯如梦初醒,立刻喜笑颜开,“多谢先生解惑。”

    说完,将两枚铜板按在老先生的桌案上便要走,老先生又唤住了她,岳弯弯不解回眸,问还有何事交代,老先生语重心长:“小娘子切记老朽之言,此字避讳甚多,日后莫再向他人提及,稍有不慎,便致大祸。”

    岳弯弯似懂非懂,只点了点头,应付了过去。

    她辞别了老先生,预备到开场的菜市买些果蔬回去烹调,一路脚步轻快。

    原来他的名字,是念作聿。武骑聿皇之聿。

    瞧这名字多么威风!比起她的弯弯,全没有脂粉之气,也不如陈恩赐那般俗不可耐。在南明城,一定是独独一份。

    老先生叮嘱她,不让她再向别人问这个字,她当然不会啦。她再傻也瞧得出来,在南明他是一个过客,他的名字本就该避忌,不然他何不到城里去呢?分明那里的清白的小娘子更好找。况且,她又为什么要让旁人也知道,有他的存在?放在心底便好了。

    他俊美如斯,在哪里不炙手可热。虽然她也完全无心做他的女人,但现在身在南明城,她还是但愿,只有她能够拥有他。

    岳弯弯想得甚是美好,不觉步履轻捷,樱唇微绽。但突兀地,她撞上了拦路的一堵墙。

    抬头,只见罗纨烟绡轻曳,粉面怒而威严,鬓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