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岳弯弯提着一口气,拎着只食篮子奔到了苍鹿雪南山脚下的红帐外头,脚步一定,在帐外左右偷瞄数眼,凝神屏气,做好了自己的心理准备,才预备埋头踏入。

    但董允却打断了她的思绪,从身后唤道:“岳娘子。”她回眸,董允迎了上来,自然也看见了她手中的篮子,低低禀道:“主公他不在帐中。”

    岳弯弯一怔。随后她心里不知为什么焦急起来:“他怎么敢乱跑?他不是中毒了吗?”

    董允被她这突如其来的急切弄得倒是愣了个神儿,盯了岳弯弯的面容数眼,古怪地咧嘴,“嘿,不远,就那儿。”

    他侧身一指,岳弯弯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探去。

    元聿正坐在西坡上,背影如渊渟岳峙,他微微抬臂,臂膀上栖息而来一只羽翅微泛金黄的巨雕,他偏着头,似在与雕对话。

    岳弯弯呼了口气,朝他走了过去。

    这片西坡上生长着许多连冬日也不会完全衰败的草,一直到这个季节,还显得有些青苍颜色,衰草连天,西坡之外的极远处,则是冰川素淡的轮廓。南明再往西,就是西域的地界了,这点她晓得的。

    不知不觉,岳弯弯已走到了元聿的身后。

    那只金雕目光锐利,早就已发现了她,鹰隼的目光狠厉如箭,岳弯弯吓得一激灵,见它扑棱一下张开了羽翼,那羽翼之长,几乎足有她双臂完全抻开的长度,似要俯冲下来,岳弯弯差点吓得往回跑,幸而有元聿回眸看了她一眼,伸指抚了抚雕背,发出了一道指令,类似驯马所用的唿哨,金雕便温驯了下来,乖乖敛翅收羽,不再动了。

    元聿道:“你怎来了?”

    时辰尚早。

    她先前还有些不情不愿的,到了时辰也磨蹭,今日来得这样早,倒是令人有些意外了。

    “我……我做了些饭。”说着,她拎起了竹篮子,给他看。

    元聿神色淡然,“我不饿。”

    没想到这么快就遭到了拒绝,岳弯弯脸色微微僵住,有点儿下不来台,正要嘴硬地回几句,他又道:“坐吧。我看你吃。”

    岳弯弯这才发现,他脚下铺着一层织锦绒毛猩红毯,他席地而坐,那只雕也从主人臂膀上,跳上了主人右肩,岳弯弯只好也坐。

    金雕似通人性,大约也晓得了她作为救命恩人对他的重要性,不再对她抱有敌意,岳弯弯自己揭开了竹篮子,取出槐花蜜饭。饭香掺杂着花香,顿时盈人鼻端,元聿也颇有好奇之色,朝她看了过来,“这是什么?”

    “槐花蜜饭,我娘还在世的时候就教我了,可好吃,你尝尝?”

    元聿摇头,目光瞥向别处。

    岳弯弯撇嘴,心里头轻哼着,这个男人不识好歹。

    她拨了几口饭,但偷瞄元聿身影之时,就发现那只大雕一直不停地用它那锐利目光盯着自己……的饭。岳弯弯惊讶无比,拍向元聿肩膀:“你的雕好像想吃。”

    元聿道:“不可能,它性食肉。”

    说罢那只大雕将头一低,精准地啄向了岳弯弯的碗。

    吧嗒,就带走了一大坨米饭。

    元聿:“……”

    这应该是个意外。

    岳弯弯也惊呆了。

    直到它又很不给元聿面子啄了一口,岳弯弯也终于在他颜面无光的时候笑了起来:“我就知道嘛,你的大雕呢,就是比较大的小鸡,小鸡爱吃米,那雕吃米又有什么不可能的?”

    元聿被她一番“谬论”弄得头胀。细想起来,除了熬鹰之时,他再没饿过这只灵宠,食肉的猛禽,今日居然自甘堕落,沦落到吃米的境地里,委实可悲。他用口令,指使它不得再令自己丢面,金雕扇了扇羽色金黄,宛如泛着光的羽翅,不再动了。

    这只金雕生得极为漂亮,模样威武雄壮,凶猛强悍,羽翅尖是淡淡金色,羽毛修长,宛若柳叶,最好看的是背部,若有隐紫光泽,顺滑如缎,为他这翱翔九天所带来的高傲添了几分华贵之感。岳弯弯一眨不眨地盯着金雕看,也不禁心生羡慕。

    只有贵人才有那闲工夫驯化鹰犬,而元聿的这只金雕,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他这个贵人,可能比她想的什么衙门老爷还要贵重些。就算说他是个节度使,她都有几分相信了。

    元聿抚了抚金雕羽翅,将其放飞天外。

    那金雕振臂一展,便腾空而去,飞向极远的那座山头,啼唳九霄。

    及至那金雕的身影消失在了视野之内,元聿低头,搓了搓带了些草叶泥灰的手指,回头看岳弯弯。她捧着只碗,这时也吃不下了。

    还有另一碗槐花蜜饭,但因为男人不肯吃,她也没了食欲,想起身离去,“你不吃那我走了。”

    元聿按住了她的臂膀。

    岳弯弯错愕地回眸。

    元聿道:“还有吗?”

    岳弯弯面露狐疑:“你不是不饿?”

    “此时饿了。”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