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与胡家的亲事进展得如此顺利,是连陈实也没预料到的,胡家家业规模远远抵得上百个陈家,亲家乐善好施,平日里矜贫救厄,在整个南明城都素有雅望。能够与胡家结亲,绝对是件名利双收的大好事。

    陈实已经乐得两夜睡不着觉了,睁眼就在想着婚事,也感慨家有贤妻,竟能为儿子觅得如此良缘。

    也正在这个时候,陈实发现儿子有些愁眉苦脸,除却将要结亲的欢喜以外,还笼着什么忧愁,陈实大惊之下,生怕儿子到时候在婚礼上摆了脸色,惹来亲家公的不悦,忙未雨绸缪,将他这曲折心事扼杀于摇篮中。

    一问之下陈实更是惊呆了,他万万没想到儿子愁眉不展的,竟是为了甥女,岳弯弯。

    陈实也陷入了沉思。当初妹夫将女儿托付自己,是寄望于将来陈家能够接纳岳弯弯。但妻子余氏嫌弃弯弯贫寒出身,不肯答应,连他自己,也觉着,养她一日是好,养她千日,却大大地不好,余氏让她在府上做活,陈实也没提出反对。天长日久,陈实也渐渐快想不起,从前头脑发热,受到妹妹和妹夫家接济之时,曾许过的诺言。

    但到底只是口头上的允诺,既无文定,他就算现在没那么份心思了,也算不得是悔婚。至多是出尔反尔,有失信于人的嫌疑而已。

    “恩赐,你这话,你对娘说过不曾?”

    陈恩赐跪在他脚下,垂着头不住地摇,“还不敢说。”

    父亲还好,母亲要是知道他还有这份儿心思,定然不依不饶,说不定还会对弯弯变本加厉。

    “那还好,牢骚你对我发发就够了,可千万不能说到你娘面前去,她好不容易与你说成了这门好亲事,你可千万别在这时候,让你岳家难堪。”

    陈恩赐抬头,正色望着父亲,“爹,但孩儿打从一开始,就没想过娶弯弯为妻,儿子只是想,她孤苦伶仃,一个人也甚是可怜,将她收了房,也算不辜负当年姑姑和姑父家对咱们的恩情。”

    陈实没想到儿子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其实他又何尝不想还恩?要说弯弯,也算是个好孩子,吃苦耐劳,手脚麻利,性子是犟了些,但绝没什么歹心。陈实幽幽叹了口气,无奈道:“要不是胡家,爹说不准还能为你说上两句话。但是儿啊,胡家是什么人家,人家能肯把女儿下嫁,已经就是看得起咱们了,还没有成婚,你便先想着纳妾,你让胡家的娘子听见了怎么想?人家还能乐意么?”

    陈实所言在理,陈恩赐欲言又止,抿住了唇。

    这时,房门外传来了梅媪泼辣的喊叫:“嘿,我说你个不识好歹的小娘子,你上了哪,一夜未归也就罢了,大清早地你竟带着人到咱们这里来,你这是要做甚么?”

    是岳弯弯回来了?陈恩赐一惊,立刻起身,推门而出。

    只见幽僻的庭院里,岳弯弯一袭芙蓉色绢布齐胸长襦裙,胸口系上嫣红宫绦,打扮得与平日里很不相同,多了几分贵气,整个人亦显得精神了不少,增娇盈媚,韵致楚楚。她这般容色,本就不俗了,再一经打扮,比起胡玉婵又不知美了多少。

    陈恩赐感到自己胸中竟又一股鼓噪之意。从岳弯弯来家里起,他对这个容色极好的表妹便一直视为自己的所有物,想着将来贤妻美妾在怀,他定会好生疼爱她的。可她却总是正派凛然,抗拒他的亲近,渐渐地陈恩赐便明白,岳弯弯不是随便的女子,要不给她名分,她就不肯与自己好。但那时,他心头也没这种瘙痒之感,许是她平日里布衣荆钗,没给过人这么大的惊艳吧。

    身后陈实也走了出来,瞥见岳弯弯身后跟着两名壮汉,按剑而立,一个身形魁梧,健硕如牛,皮肤黑黝似炭,但双眼却明亮如炬,一个还是身姿单薄的少年,青衣短袍,腰束银环,亦有几分俊俏。

    陈实不知这是哪里突然冒出来的人物,吃了一惊,“弯弯,你带着的这是什么人,这是要做什么?”

    话音落地,余氏也闻讯赶来。

    昨夜里兴奋了大半夜,好容易与胡家定了亲事,胡玉婵私下里连“婆婆”也叫上了,这个儿媳妇知事体贴,嫁妆又有万贯,余氏喜不自胜,昨晚上激动得到了后半夜才睡着。这会儿方醒,人还迷糊着。

    但一见岳弯弯,和她身后带来的“帮手”,余氏立马精神抖擞,喝斥:“留了一大盆的衣物,怎么不见你洗,小蹄子行为不检,跑去哪里厮混了!要是你不想干了,走就是了,咱们陈家可不养什么闲人。”

    岳弯弯凝睛盯着余氏,目光继而慢慢转到陈实和陈恩赐身上,“恭喜啊,舅舅,表哥。”

    听说了,婚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陈家以前没甚么家业,余氏也吝啬,不肯多雇女婢,岳弯弯留在家里,正好可以充数,干活还不用发月钱,多么一举两得!现在好了,胡家的千金便要嫁来了,除了陪嫁丫鬟以外,嫁妆都够余氏霍霍一辈子的了,人家自然再瞧不上自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