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岳弯弯端着一盆热气腾腾的水回来,正好打断了元聿全部思绪。

    又休养了这片刻,他的精神和气力已恢复了一两成,目前已经可以挪动上半身了,但瞥见岳弯弯泛红的面颊,微嘟的樱唇,见她满脸写着不情愿,却定了下来,佯作无力地不肯动弹。

    岳弯弯搁下水盆,取出蘸水的热毛巾,拧干,收敛好脸上的怨气,朝元聿走来,将他好不容易穿上的里衣解开,替他擦拭前胸后背。

    元聿自己动不了,岳弯弯擦不到背心,就哼哧了一声,一把将男人掀了过去,元聿敌不过她的力气,便翻了个身,后背朝上。

    这下摔得不轻,他皱眉喝道:“放肆。”

    岳弯弯疑惑:“你就会说这一句话吗?”

    “……”

    不知怎的,岳弯弯瞧他这模样委实好笑,一时竟忘了他是个什么贵人,“哎呀,王八翻身了!”

    “放肆!”

    “呃,我错了!”

    元聿气极反笑,将头埋入了枕头里不再动。

    岳弯弯见他虽然沉怒,却不打,也不骂,实在大出意料,以往她这么顶撞余氏和梅媪,肯定藤条鞭子是少不了的了。但寄人篱下,岳弯弯也没学会逆来顺受,她们越是着恼,她的嘴巴就越厉害。

    其实余氏和梅媪两人在她心中,也只不过是个比她钱多的乡下人罢了,比不得端坐府衙的老爷们,陈实也是一样,她不犯王法安分守己,怕她们作甚?

    但眼前这个男人,和余氏她们很不一样,他令人望而生畏。

    但具体又是怎么个不一样法,她也说不上来。

    她摇摇头,给毛巾换了水,拧干,跪上床榻,替他掀开里衣擦拭汗液浸湿的后背。

    没想到这女子手劲儿还不小,元聿只感觉到自己的皮都快让她搓下来了。但以他现在五感尚未完全恢复的状态而言,她越是大力,他反而越是感到舒坦。

    后背很快擦完了,岳弯弯就不干了。

    好半晌身后都无动静,元聿扭过头。她跪在身旁,吐着气,眼眸发红,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见他望了过来,将毛巾扔入了热水盆里,“就这样了!别的休想我再伺候你!本来嘛,你给的钱就够解毒的,我才不伺候你善后!”

    亏大了!

    元聿一怔,继而皱了眉头,沉声道:“江瓒给了你多少钱?”

    岳弯弯被他突然板起的脸吓了一跳,忙摇手道:“没、没多少……”

    “你为钱而来?”

    岳弯弯微愣。

    当然不是为钱而来,毕竟江瓒一开始的时候也没承诺什么,她便答应了。就算不是为了钱,这么个俊美无俦的男子需要救命,她也是愿意的。虽然他醒来以后,岳弯弯就发现天下乌鸦一般黑,男人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人,自己着实有点亏。

    “对……啊。”

    “呵。”他讥诮地笑了声。

    他面朝里,冷声道:“走。”

    “哦。”

    岳弯弯爬下了榻,朝外走去,走到红幔帐门处时停了一停,回眸朝他道:“我明晚还来的。”

    元聿没说话,岳弯弯便矮身钻出了帘幔。

    她走后不久,董允过来磕头认错,“主公,属下错了!属下如实相告,今日确实窥见了殿下玉体……”

    元聿气得闭上了眼,“滚。”

    董允不肯滚,揪着衣袍往前跪走了几步,直跪到元聿榻边,诚意忏悔。元聿置之不理,过了半晌,董允说起了岳弯弯的事:“那陈家对岳娘子实在不好,平日里对她又打又骂的,她还要为主公解毒呢,打坏了可怎么好。岳娘子一直想离了陈家,属下和江先生想,不如就替她完成了这个心愿。”

    顿了顿,董允又偷偷看了眼主公的后背,舔唇,道:“毕竟是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主公贵为储君,当然是不会纳岳娘子为妃了,名份上咱们给不了报偿,就得再别的地儿多多补偿岳小娘子,免得救命恩人心寒,主公说对不对?”

    他自认为说得头头是道,并且语气委婉,料想主公是听得进的,正循循善诱,小心反问。不料,却听见主公一道哂然而短促的笑声,意味不明,不知他哪句说错了。

    董允连忙找补:“当务之急,咱们就把岳娘子安置在附近的村落之中。属下派人打听过了,岳娘子原先就是附近岳家村里的人,他们家还有处破旧的老宅,卖给人了,江先生与属下一合计,就说要帮岳娘子把宅子赎回来,主公看——”

    元聿仍八风不动,一声不吭。

    董允心头真没底了。

    岳娘子是为了给主公解毒而来的,是主公的救命恩人,对恩人如此薄情,无论如何说不过去。他既然不让给人家名分,别的就应该多给。一毛不拔,恐怕不是主公的行事作风。

    元聿侧卧向里,脑中不断回想着她盈盈噙水的双瞳,微微发红的眼眶……把自己的清白之身留到今日,是为了给他将来的正妻足够的礼遇,和宠爱。既然失了身,他当然会娶她。因此他虽然知道她坎坷的身世,方才却没想别的。她只需要乖,他自会护她周全的。

    但此际想来,这个周全,不过只是在南明而已。

    出了南明,他是大魏太子。他的正妻,是太子妃,亦是未来的国母。她身份低微至此,陛下当然不会答应,还有曾与他有过口头姻亲的清河崔家,只怕面上也过不去。事情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那般简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