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南明地处魏国河套,在这片广袤无垠的绿洲之上,栖息着大大小小十几个隶属大魏的部落,南明城在其间,犹如襁褓里裹着的婴孩般,历经数百年的战火波及,脆弱得只能承受来自魏国的保护,而再也经不起一丝少民的动荡摧折。

    其城角倚,翼枕水流。萦纡清澈犹如宝带般在夕晖的照映之下闪烁着无限光芒的鹊仙河,水势滔滔,每每至夏,奋涌长驱,扬波北注,悬流奔壑,蔚为壮观,滋养着栖息在这片沃野上的千万汉人和少民。

    然则到了十一月,鹊仙河下游便被封冻了。这几年,这边冬日里的天气从小雪开始似乎总是一日寒过一日。

    岳弯弯刚从井里打上来第十桶水,第一桶水已经结了一层细细的冰皮。

    她用衣裳擦干额角沁出来的汗,撩开了手,直起腰活动了一下,站了大半个时辰腰腿几乎都要僵硬了。

    余氏好不容易等太阳出来了,捉着藤条,料理完好逸恶劳的丈夫冲出来,又见岳弯弯在太阳底下活动筋骨,登时气不打一处来,痛骂道:“小贱人,还不过来烧水!再磨磨蹭蹭的,我打死你!”

    岳弯弯回头看余氏,对方凶神恶煞的,两颊气得涨红。

    这是她的舅母。五年前,她的阿爹辞世,临终前,将还不满十二岁的她托付给了她在世上唯一的亲人,她的舅舅陈实。当时父亲是走投无路了,只能如此,同时亦怀着希望,盼着舅舅能够照料她。

    她知道阿爹所说的“照料”,知道她一人在世上孤苦伶仃,一辈子也没个什么指望了,舅舅家有一个表哥,希望表哥以后来照顾她,一辈子的那种照顾。

    在她还很小时,岳弯弯心里就明白了,舅舅家的表哥,将来可能会是她一世的夫婿。因此进了陈家以后,岳弯弯强迫自己接受命运的安排,但她实在无法忍受。

    陈实不说,他的妻子是个泼辣吝啬的,看不起岳弯弯,她到了陈家以后,必须靠着做苦力,才能获得一天的口粮。这几年,岳弯弯想过自己独立谋生,但不论她进行得如何不动声色,最终都会被余氏揪住小辫儿,最后前功尽弃。余氏夺了她女工成品,抢走了她帮人挖井赚的钱,每发现一次,就是更变本加厉地折磨她。

    岳弯弯从一开始就在期待着,她那个比她大了几岁的,看起来应该像个男子汉一样的表哥站出来,哪怕为她求一次情都好。这样,她就相信,他是值得让她托付的。

    但,一次也没有。

    陈恩赐是家里的独子,是余氏在城隍庙求了足足七年才生下来的独苗,取名恩赐,余氏对他一向是百依百顺的,岳弯弯知道,只要他开一次口,自己的境遇一定能好过一点。

    岳弯弯垂了眸,将覆了淡淡的晶莹冰皮的水桶拎着进了厨房,在余氏的督促和看护之下,开始烧水。余氏有个心腹,梅媪,余氏看累了,就把藤条交给梅媪,让她接着死盯她。

    不一会儿,煤炭引燃,水渐渐开始冒出了泡儿。

    这是陈实和余氏的洗澡水,应该也还有陈恩赐的。

    甚至,可能还有梅媪的。

    至少要足足烧上三大桶水,他们才够用。

    梅媪目光毒辣,打从岳弯弯来的那天起,她就一直觉着,这少女虽然落拓,但一双漂亮眼睛却精明着哩,多半是要勾引他们家少爷,靠着当少夫人上位,从此吃穿不愁。要是别人也就罢了,如岳弯弯这种穷酸,余氏是最看不起的,他们陈家,陈实虽然无用,但这么多年,也算挣揣出一个家业,她的儿子要娶也是娶城里有头有脸的娘子才行,听了梅媪的话,只恨不得将岳弯弯早点扫地出去。

    梅媪见岳弯弯烧着水似在出神,立即面沉如水,起身,倒拿藤条,朝岳弯弯抽了过去。

    岳弯弯掐住她的胳膊,手里的蒲葵扇也扔了,她仰起脸蛋,怒目圆睁,对着梅媪。梅媪吃了一惊,暗想这小妮子竟然反抗了,是要杀了自己啊,一想有女主人撑腰,她压下心头火气嘴脸愈发地嚣张跋扈,换了只手又要打下,但却被喝断。

    “住手。”

    梅媪一怔,连岳弯弯也是微怔。

    她看向门口的陈恩赐。

    这还是第一次,表哥站出来维护她。在这一刻,陈恩赐的身影仿佛也在心中高大了起来,尽管以前他从来没有如此过。

    梅媪变色:“小郎君。”

    陈恩赐皱眉,盯着梅媪手里的藤条,“你在对弯弯做甚么?”

    梅媪忙一把扔了藤条,连忙认错。陈恩赐充耳不闻,走了过来一把拽起了岳弯弯的玉臂,将她往外扯去。

    岳弯弯的心跳得犹如鹿撞,不知为什么,短短几步路,从这里出陈宅,面容竟然有了些发红。

    但一出了陈宅,迎面,便撞上老桑树底下的大片人,岳弯弯微微愕然,仔细朝他们看去,他们一个个腰白玉之环,衣着华贵,比陈恩赐尤甚,年纪均不大,看着最大的也不过还是少年模样,岳弯弯愈发不懂,就见那群人笑话了起来。

    他们的笑话,令岳弯弯暗暗皱眉。一个身材高挑,犹如孤松的少年站了出来,上上下下,将被陈恩赐领到他跟前的岳弯弯一大量,目露惊艳之色:“其实,你说你那个表妹容色绝佳,我是不信的,南明这鬼地方,漂亮女人同金子一样稀少,但你的这个表妹,竟确实美貌,肤白细腻,犹如冰肌玉骨,要是好好地打扮一番,只怕不输神京的贵女娘娘哈哈哈哈!”

    “陈恩赐,你在说笑话吗?这么一个大美人,你说她对你如痴如慕?对你爱得不能自已,不能放手?”

    “哈哈哈哈哈真是好笑,就凭陈恩赐这个其貌不扬的德行!”

    少年们笑得前合后偃,有攥着马鞭的,几乎就要戳到陈恩赐的肚子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