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不可救药(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澹台烬这样一说, 兰安难免想多了些。

    她心事重重回到房间,尽管有心理准备,可是看见澹台烬吞吃内丹那一幕, 她依旧有种无力感。

    婢女过来给她揉太阳穴:“夫人, 你又不舒服了吗?”

    兰安哑声说:“我最近, 常常想起月空宜。”

    婢女愣了愣,没敢接话。

    她是兰安心腹,跟了兰安也有十多年,看着荆兰安从一个宫廷女官, 变成夷月族的族长夫人。

    当年澹台烬作为战败国周国的质子, 被送去大夏。兰安知道, 倘若真如此, 殿下定活不下去。

    她表面与澹台烬断绝关系, 不再管他, 祈求周国皇帝放她出宫。

    一路颠沛流离,她到达了夷月族的地盘,兰安当时年轻貌美,一手回针绣,美誉天下。

    她教夷月族人纺织、养蚕、腌制食物,后来顺利嫁给了夷月族长月空宜。

    月空宜十分宠爱兰安,婚后夫妻二人琴瑟和鸣。

    可惜――

    婢女低下头。

    兰安夫人,亲手害了自己的夫君,接管了夷月族的势力。

    这么多年, 夷月族的族长,已经从月空宜, 变成了荆兰安。夷月族擅毒、蛊,族人骁勇善战, 荆兰安暗地开通贸易,练兵养兵,训练出夜影神卫。

    鲜少有人知晓,荆兰安的执念,在于那个拯救她于水火的柔妃。

    教她一切,庇佑她长大的温柔女人。

    柔妃死了,支撑荆兰安往前走的,便是柔妃的孩子。

    荆兰安对澹台烬视如己出,澹台烬在夏国为质这几年,训练出血鸦,与荆兰安通信。

    他们暗中策反周国朝臣,只待澹台烬长大,羽翼丰满,便回到周国。

    没想到周国皇帝暴毙,三皇子澹台明朗登基,澹台烬被迫提前回到周国。

    婢女眼观鼻,鼻观心。

    兰安夫人偶尔会提到死去的夫君月空宜,然而婢女知道,并不需要自己答话。

    当年一个六岁孩童,和一个十八的女子,他们一步步走到今天,都不会是柔善之流。

    不知道兰安夫人是否后悔,然而月空宜死了,即便她后悔,也来不及。

    “你出去吧,我一个人待一会儿。”

    婢女离开了,荆兰安拿出一个平安锁。

    孩童用的平安锁,憨态可爱。

    荆兰安抚上自己的脸,已经不再年轻了。时光无情流逝,养大一个小邪魔的人,自己最后也会慢慢腐烂。

    她闭上眼,轻轻叹了口气。

    是报应。

    逃不开的报应。

    船行第三日,已经要靠近嘉裕关。

    荆兰安出门,看见澹台烬坐在船头,他身着玄色大氅,肤色很白,近乎病态。

    少年嘴唇薄红,正低着头,专注地擦拭手中一把锋锐的弩-箭看。那弩-箭很小,看起来十分袖珍。

    荆兰安过来,澹台烬也没理她,他的大氅被狂风吹起,他将弩-箭对准水面,手指松开那一瞬,箭矢射出,水面泛起鲜红的颜色。

    血在水中晕开。

    荆兰安见水下形状奇怪,问道:“殿下杀死的,是条什么鱼?”

    澹台烬微笑:“姑姑猜呢?”

    荆兰安心想,毕竟不是海,只是河道,总不可能是鲸之类的,然而那体型,却并不像一条小鱼。

    她正思索,身后的婢女尖叫一声:“是……漆双!”

    荆兰安定睛一看,果然,水面上浮起来的,竟然是个人。

    有些眼熟,应该是随行来大夏接澹台烬的随从。

    “嘘,安静。”澹台烬说。

    婢女战战兢兢,扑通一声跪下:“殿下饶命,殿下饶命。”

    澹台烬没有理婢女,他看着那团晕开的血,渐渐成了浅红色。

    “兰安姑姑,日后夜影神卫的人,隔一段时间,排查一次。”

    澹台烬笑着说,他咳嗽一声,擦了擦嘴角的血。

    荆兰安惊骇不已:“殿下!”

    她反应过来:“那头狼妖有问题?”

    漆双捉的狼妖,那狼妖全身带毒,澹台烬吞了剧毒的内丹,昨夜便开始腹中疼痛。

    天亮时,他让人把漆双捉住,扔进水中,自己靠在船舷,细细擦拭弓箭。

    “殿下,你怎么样!”

    澹台烬不以为意,他说:“还行。”

    活也活不长,死也死不了。反正从小都是这样过来的,周国国君都摔不死他,他的命,本来就顽强到不正常。

    荆兰安连忙让人给澹台烬解毒。

    苏苏被推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这一幕,澹台烬嘴角带着血,把玩一柄弩-箭。

    她脸上的黑布被揭开,总算看见了荆兰安。

    苏苏一愣,这人好眼熟。

    她仔细一回想,自己在澹台烬的梦境中见过这个人,是抛弃澹台烬那个宫女,不,兴许是女官。

    一个教澹台烬做好人,却失败的女人。

    荆兰安没有梦境中年轻,现在的她,约莫三十来岁,但因保养得宜,眼尾只有浅浅的细纹。

    荆兰安见到苏苏,神色复杂。

    苏苏一出来,她忍不住看向澹台烬。

    澹台烬接住旁人递来的帕子,他边擦嘴角的血,边盯着苏苏。

    “叶夕雾,我给你一个离开的机会。”

    苏苏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他说:“你可以试试。”

    他举起了弩-箭,对准苏苏。

    苏苏:“我觉得我暂时不太想试,我还是改天再试。”

    澹台烬手端得很稳,他扔掉带血的帕子,说:“叶啸恐怕没有告诉你,嘉峪关的驻守将领,不久前变成了叶清宇。你大哥愚蠢死板,所以这个决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