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残忍(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苏苏被扔进仓库前, 囊中最后两张符纸和定魂钉,甚至腰间的铃铛,都被搜走了。

    这艘船是澹台烬回周国的船, 再脏的地方, 也脏不到哪里去。

    然而的确非常冷。

    冬夜的寒风刮进来, 像穿过了人的骨头,带来刺痛。

    苏苏没办法弄掉眼睛上的黑布,只好挪动着,蹲到几个木桶后面, 挡住冷风。

    船已经开了。

    仓库离上层很远, 从水浪声可以听出, 今夜风很大。

    苏苏哆嗦着, 觉得自己快冻僵了。

    澹台烬把她扔来这里, 当然不会管她死活。

    确认了四周没人, 苏苏一笑。

    “重火,焚!”

    最后一张符纸,从她领口飘出来,还好没人搜这里。

    周围被点亮,瞬间温暖起来。一簇火围着苏苏,在她周身飞了几圈,最后烧断了绑住她手脚的绳子。

    苏苏松了口气,这就是出门多做准备的好处。

    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

    她把冻僵的手, 靠近火光,很快手指变得灵活柔软起来。苏苏呵出一口气, 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

    她自然不可能随澹台烬去周国,然而趁这个时间, 她去荒渊倒是不错。

    叶三小姐的身份不能出远门,现在不失为一个好机会。

    苏苏打算出去查探一番,找机会下船。

    没想到她才走到门边,外面传来脚步声。

    苏苏连忙回到原地,把黑布往眼睛一蒙,用绳子绑住自己,只不过没再打结。

    她手指一动,围绕着她的火光熄灭。

    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脚步声很轻,夹杂着外面风雪的气息,最后在她身边停了下来。

    一声低低的叹息响起。

    “饿了吗?吃点东西吧。”

    苏苏听出来,是那个“夫人”。

    女子放下食盒,递了饭菜到苏苏唇边。苏苏别开头:“你是谁?”

    女子说:“放心,我暂时不会害你。你对殿下还有用,到达周国之前,我不会让你死的。”

    “周国发生了什么事?”

    女子顿了顿:“这个我不能告诉你。”

    冷风灌进来,女子拢了拢狐裘,苏苏感觉到她在打量自己。

    “我听说殿下在夏国有心悦之人,是个善良的姑娘,给了他不少帮助。那个人,不是叶三小姐吧?”

    苏苏心想,确实不是。

    原主对澹台烬,从来没有好脸色。眼前的人,似乎很了解关心澹台烬。

    见苏苏不说话,女子一板一眼道:“你虽是殿下的妻子,可你侮辱践踏殿下,纵然你不是叶啸的女儿,也难逃一死。”

    “你是在为他鸣不平?”苏苏说,“我就是这么恶毒,当然比不上你家殿下的心上人。你想看到我后悔莫及,大概率是不可能的。倘若夫人不愿意告诉我大夏和周国的情况,夫人还是请回把。”

    苏苏笑了笑:“我没吃东西的胃口,这位夫人你也看见了,我身上这么脏,仓库还冷,你要是真同情我,怕我死掉,不如给我找些厚实的衣服过来。”

    对方见她这样顽劣,毫无悔改之意,不愉道:“果然是叶啸那个老匹夫的女儿!既然殿下让你待在这里,你就好好赎罪吧。”

    她起身离开。

    苏苏等她一走,把绳子和黑布扔掉,地上用食盒装了一些饭菜,看样子倒还不错。

    苏苏虽然饿,但是不敢吃他们拿来的东西。

    可惜了,没有看见这个“夫人”是谁。

    苏苏捂着肚子扁嘴。

    对方也不知道是来做什么的,来看澹台烬在大夏被迫娶了怎样恶毒的女人吗?还是单纯奚落自己,让自己忏悔以前虐待澹台烬?

    不管为什么,苏苏都不买账。

    她轻盈翻出仓库,猫着身子,观察情况。

    苏苏行动的时候万分小心,她看出来,澹台烬的人虽然不多,可是武艺高强,能以一顶十。

    连洒扫的小婢女,步伐看上去都十分轻盈,显然也会武功。

    苏苏不敢去上层,只好在中层逡巡。

    她饿得厉害,跟着一个婢女找到厨房,又躲了许久,等船上的人睡熟,苏苏才挑了点能吃的东西吃。

    厨房的火折子苏苏拿了几个,用油布包着,以备不时之需,她的神火咒没了,说不定之后火折子能用得上。

    苏苏想找武器,然而澹台烬的人,并不会把这些东西乱放。她只好退出来,去船尾看看。

    宽阔的河道,大雪覆盖了两岸,船行中央,离岸上的距离很远。

    苏苏计算了下距离,失落地发现,自己现在不能御剑,根本过不去。如果用游的,她还没上岸,就会被冻死在水中。

    她很头疼,这可怎么跑。

    都怪七尾狐。

    也不知道二哥回去后,七尾狐会不会找他。这次捉妖,简直偷鸡不成蚀把米。

    不能飞,不能游,苏苏只能退回仓库。

    天快亮了,如果被人发现她跑出来,大事不妙。

    她泄气地缩在角落中,心想,只能等船过湾道,离岸边最近的时候,她试试跳水逃生。

    女子缓步走过来,闻到空气中的血腥气,她皱紧眉:“怎么回事?”

    “夫人,奴婢早上给殿下送衣裳”侍女神色惊恐,“可是看见,殿下他……”

    后面的话,她不敢说出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