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告白(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苏苏见识过峨眉刺的锋利, 她抬起头,避免肌肤被划破。

    “我现在很累,不想和你打。”苏苏说, “狐妖说不定会回来, 你确定要待在这里?”

    说罢, 她想推开峨眉刺。

    澹台烬刚要说什么,却见苏苏眸色一变,神情有几分呆滞。

    她眨了眨眼,原本黑白分明的眼睛, 此刻瞳孔竟泛起些微妖异的紫色。

    澹台烬骤然想起狐妖离开前, 弹入苏苏眉心的那一点精血。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对未知向来警觉, 刚准备制住她, 发现手中的峨眉刺被苏苏握住。

    下一刻, 他冰冷的手背上, 贴上来一张脏兮兮的小脸。

    白雪反射的光,让澹台烬看清她的眸光。

    她清澈的眼睛里,此刻倒映着他的某样。

    苏苏专注地看着他,眸中温柔欢喜而虔诚。

    澹台烬冷笑道:“中了妖术,真是恶心。”

    千年的七尾狐,精血能是什么东西,想也知道。

    澹台烬不想同苏苏耗,既然她醒着,想杀她几乎成了不可能。

    已经入夜, 既然拿不到狐妖的妖丹,他就应当赶紧离开,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至于苏苏,她会怎么样, 完全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他才要起身,手中的峨眉刺被少女夺走,下一刻,苏苏把他扑倒在地。

    少女按住他肩膀,浅紫色的瞳漾出笑意。

    她反手用峨眉刺抵住他,低声在他耳边道:“澹台烬,你这么弱呀?还是说,你对我毫无防备?”

    澹台烬说:“你找死!”

    他黑瞳幽深,一条花斑小蛇出现在她身后,澹台烬冷笑一声。

    小蛇悄无声息,朝着苏苏扑过来。

    澹台烬冷眼看着,既然不清醒,那就去死吧。他唇角扯出一个快意的笑,不论是谁,濒死惊恐的时候,都会丑恶不堪,她也一定不例外。

    苏苏似乎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毒蛇,她按住少年肩膀,紫眸中,笑意愈发浓郁。

    在他冷淡的视线中,她猝不及防捧住他脸颊,低下头去。

    脸上被柔软一触的时候,澹台烬还来不及收敛神色中的恶意。

    苏苏背后的小蛇却猛然僵住,没人控制它,它狼狈地从枝干上落下来,不明白为什么冬眠的自己出现在这里,逃命似的往洞穴跑。

    苏苏趴在澹台烬胸膛上,突然笑出声。

    她笑声清脆,在一月的冬夜里,让竹林似乎都温暖起来。

    澹台烬脸色难看极了。

    他眸中杀意肆虐,她突然紧紧抱住他脖子,整个人蜷缩在他怀里。

    “你弱也没关系,以后我保护你。”

    “滚!”他反手掐住她后颈,恨不得就此掐死她。

    少女紫眸光华流转,明明是妖异的颜色,到了她脸上,却并不邪恶,反而平空多了几分绮丽。

    苏苏的下巴抵在他肩上。

    声音又轻又温柔,冬夜静谧,倘若仔细听,还能听出几分羞赧之意。

    “不滚,我喜欢你。”

    “闭嘴!”澹台烬几乎要把唇抿成一条直线,他手下用了力,打算把她从身上扯下来。

    他心里从来没有这么多骂一个人的词汇,□□无-耻!自甘下-贱!荒淫肮脏……

    她就和那只狐妖一样脏!

    不过一滴精血,就变成这种模样。

    苏苏脖子都要被他掐断了,她勉强仰起头,有点儿无奈。

    偏她忍不住想笑。

    两个人身上现在都沾着沼泽上的泥,她手撑在澹台烬胸膛上,微喘着气,抱怨道:“喂,你再掐,我真的死啦。”

    脖子上的手顿了顿,她看见澹台烬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冷笑。

    苏苏的手,轻轻放在他脸上――

    她亲过的地方。

    “澹台烬,你别喜欢叶冰裳了,你喜欢我吧。”她笑起来,有点儿不好意思,然而小姑娘鼓起勇气,红着脸说,“她不爱你,都是别人的妻子啦。我会很爱你的,我以后不让你吃苦,也不让人欺负你,还给你生很多个孩子,你说好不好?”

    下一刻,她被少年从身上掀开。

    他唇色苍白,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恨的。

    “你做梦!”

    苏苏揉揉撞痛的手肘。按住心口,觉得这突如其来的爱意太过澎湃,她完全克制不住。

    她好像从来没有这样喜欢过的一个人,飞蛾扑火般,想朝他靠近。

    然而她还未过去,几枚冷冰冰的箭矢落在她脚下,苏苏对于危险的本能还在,连忙后退几步,跌坐在雪地上。

    只见竹林中,陆陆续续出现好几个黑衣影子。

    他们跪在澹台烬面前:“殿下,属下来迟。”

    为首的人瞥一眼苏苏:“要杀了吗?”

    澹台烬低冷淡地看着苏苏。

    少女脸上茫然,带着几分委屈看他。

    他心中怒意翻腾,干脆说:“带走!”

    黑衣人惊讶道:“殿下?”他们回周国,怎么可以带一个陌生的少女一同离开?

    澹台烬冷冷弯唇,说:“她是叶啸唯一的嫡女。带上,必要时候,杀了她,震慑叶啸。”

    “殿下英明。”

    双拳难敌四手,这群黑衣人武功高强,苏苏很快被绑了起来。

    狐妖精血消散,她眸中的浅紫色一点点淡去,最后晕了过去。

    等一行人消失在丛林中,黄衣狐妖迈步走出来。

    它舔着自己的爪子,口吐人言:“真是有趣。”

    它那滴精血,会让人真心认为,眼前人是挚爱,还带有淫邪作用。然而那丫头竟然只是亲亲澹台烬,还欢喜告白,说要保护他。

    这样简单又炽烈的爱,换作任何一个人,纵然是短暂的假象,恐怕都会心动。

    可惜了,她对着的是那个黑衣少年。

    叶冰裳看见落在院子中的萧凛,连忙跑过去,道:“王爷,你怎么了?”

    萧凛睁开眼睛。

    空中有细微响动,萧凛抬手,把叶冰裳护在身后。

    下一刻,虞卿从空中掉下来。

    虞卿砸了个严严实实,直接痛醒了。

    他“嗷”一声:“小爷的腰!”

    叶冰裳见他从空中落下来,吓了一跳,轻轻拉着萧凛的衣服,不安道:“王爷,这是怎么回事?”

    萧凛愧疚道:“下朝之时,遇见了些事,害你担忧了。”

    叶冰裳轻柔一笑:“侍卫长给妾身说了,王爷平安就好。”

    她看向虞卿:“这位是?”

    萧凛也不瞒她:“我的师弟,虞卿。”

    虞卿好不容易稳住了龇牙咧嘴的神态,见了叶冰裳,折扇一开,又恢复成了翩翩公子的模样。

    两人相互见了礼。

    “虞卿,你去大堂等等我。”萧凛说。

    虞卿知道,萧凛有事要说。师兄这个侧妃娇滴滴的,上回魇魔的事,把她吓得不清,想来萧凛怕吓到她,准备私下和自己讨论七尾狐妖。

    虞卿一离开,萧凛对叶冰裳道:“来。”

    他牵了她的手,到亭中坐下。

    天幕变成了墨蓝色,府中的灯笼还亮着。

    萧凛从怀中拿出一个锦盒,温柔道:“打开看看。”

    叶冰裳打开,锦盒中跳出一只小巧可爱的小木鸟,然而小木鸟,竟然扑棱着翅膀,飞了起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