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所爱(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苏苏问道:“好看吗?”

    这个小法术是她小时候, 向往外面的世界,掌门拿来哄她的,让她轻而易举可以看见万物生长的美丽, 免得顽皮跑到宗门外去。

    原本并不需要以符咒为媒介, 然而苏苏现在没有灵力的情况, 做什么都得依靠外物辅助。

    澹台烬没有吭声。

    他皱紧眉头,冷冷看她一眼,符也不学了,径自起身往外走。等他的背影消失在大雪中, 苏苏低声道:“莫名其妙。”

    澹台烬不学就不学吧, 他走了, 她才好画攻击性符咒。

    画几十张符, 才勉强成了两三张。苏苏收好符咒, 春桃也回来了。小丫头眼睛亮亮的:“小姐, 奴婢已经把信交给大小姐了。”

    苏苏点头,那现在就等宣王殿下的回音了。

    叶冰裳打开苏苏的书信。

    丫鬟小慧道:“娘娘,三小姐竟然还往府上送东西,真是不知廉耻。您的身体还没养好,这东西给奴婢吧,奴婢拿去烧了!”

    叶冰裳摇摇头:“三妹妹在信中说的正事。”

    小慧:“正事?三小姐谎话连篇,依奴婢看,她肯定是想寻个由头见王爷。您千万不能相信她。”

    “可……万一是真的呢?”

    小慧恨铁不成钢:“三小姐那个样子,怎么可能会把心思放在正事上。王爷不上她的当, 她这才想从您这里入手。”

    叶冰裳脸色苍白,捂着唇咳嗽起来。

    自从上次离开魇魔梦境, 她的身体就一直不太好。萧凛心疼她,还特地从宫中请了太医来为她医治。

    她纤长的玉指掩唇, 黛眉微蹙,反倒增添了几分病弱的美丽。

    叶冰裳垂下睫毛:“不论如何,这封信得给王爷,不然就成我的不是了。小慧,你把三姑娘的信,送到王爷那里去吧。”

    小慧不情不愿接过书信,刚要说什么,眼睛亮了亮。

    对啊,这是三姑娘的东西,只要交给王爷的人,说是三姑娘带来的,这封信自然就会和以往一样,被处理掉。

    王爷不可能会看见。

    小慧福至心灵,也不再打扰侧妃,福了福身:“奴婢这就去。”

    她走远了,叶冰裳轻轻支撑起下颔,看着窗外的雪景,睫毛落下一片阴影。

    苏苏始终没能等到萧凛的消息。

    而明日,就是叶储风和老夫人回来的日子。苏苏如果想做什么,最好赶在叶储风回府之前。

    苏苏让人赶制出一柄桃木剑,割破手指,在上面加了好几道仙法。

    虽然她没有了灵力,但是聊胜于无。

    狐妖逃出荒渊,应该受了重伤,这才靠吸食人的精气聊伤,自己并不是没有机会。

    苏苏知道这事有风险,所以她特地提前画好传送符,万一打不过狐妖,她可以跑嘛。

    她做好准备以后,苏苏问春桃:“澹台烬呢?”

    春桃道:“奴婢没看见。”

    喜喜说:“早晨质子殿下好似出门了,现在还没回来。”

    苏苏很惊讶:“你们知道他去哪里了吗?”

    她这几日沉溺做武器无法自拔,根本就没注意澹台烬的动向。

    喜喜:“奴婢也不清楚,小姐要不问问管家?”

    “算了,我有事,先出门。万一澹台烬回来,你们让侍卫看住他,别让他再出门了。”

    魔丹被他吞吃就算了,倘若澹台烬还要打妖丹的主意,真让人头疼。

    苏苏独自出门。

    她挑的正午,虽是冬日,阳光却正盛。这个时间,多少能克制妖物。

    因着装备齐全,她换上简练的衣裳,背后背上桃木剑,袖子里揣了一堆乱七八糟的符纸。

    有些有用,有些非常鸡肋。

    她身上还有一个从道士那里买的银铃法器,坠在腰间,叮铃作响。

    萧凛坐在马车上,从她身边路过时,险些没认出她。

    少女头发高高束起,周身挂满了奇怪的东西。

    倒是一张迎着阳光的脸,分外有朝气,从骨子里投出灿烂的味道。

    萧凛以前见她,三小姐是一只恨不得所有人都看她的花蝴蝶,如今的三小姐,倒是变了不少。

    她不再拘泥于皮相衣着,反倒十分吸引人。

    尽管她穿得奇奇怪怪,可是一双灵动的眼睛,和漂亮的脸蛋,让街上不少公子驻足看过来。

    她自己却没有注意,专心想着什么的样子。

    萧凛想起今日朝堂上的那件事,澹台烬恐怕……萧凛心中有几分叹息。

    “三姑娘。”他开口道。

    苏苏回头,就看见了马车上的萧凛,她完全没想到,会在去对付狐妖之前遇见他。

    她心中燃起希望,很是高兴:“王爷。”

    萧凛道:“三姑娘怎么在这里?”

    他算是一问就问到了重点,苏苏连忙小声把狐妖的事情,和他说了一遍。

    萧凛本想和她说质子的事……

    如今听到狐妖,他神色愈发凝重。

    “三姑娘怎么先前不与我说?”萧凛语气略微责备,一个闺阁姑娘擅自去降妖,她到底知不知道危险。

    苏苏愣了愣,她明明让春桃送了信去宣王府中,可是宣王竟然完全不知道。

    她心中掠过一个惊讶的猜测,但是到底没有说出口。毕竟叶冰裳不愿自己和萧凛接触,情有可原。

    苏苏说:“是我不好,王爷,如今你知道了,可有熟识的除妖师吗?”

    萧凛说:“你且等等。”

    他招来一个侍从,低声说了几句话。侍从点头离开。

    随后萧凛带着苏苏上了一个茶楼,没多久,一个白衣男子赶过来。

    “萧凛,我格你老子的,你把老子当什么人了,隔三差五就有破事,给你说,老子是赵王的人!赵王的人!”

    苏苏惊讶地看着虞卿。

    虞卿看上去斯文温柔,没想到开口这样暴躁。她先前就在赵王身边看见过虞卿,没想到这人私下和宣王竟有往来。

    虞卿慢半拍注意到苏苏,脸色一僵。

    萧凛给他倒了杯茶,仿佛完全没听到他刚刚骂自己的话,温和道:“师弟,请坐。让三姑娘给你讲讲情况。”

    苏苏干巴巴重复了一遍狐妖的事。

    虞卿挑眉:“狐妖?书本里吸人精气那种?”

    说来他虽然学除妖,然而在此之前,人间的妖物,全部被封印在深渊之下,所以虞卿相当于学了个空气。

    上回入侵魇魔的梦境,还是虞卿第一次和真正的妖魔交手。

    萧凛:“你能对付吗?”

    “行不行,得试试才知道。等我回去准备几日……”

    苏苏连忙说:“不行。”

    叶储风明日就要回来,万一狐妖率先动手,她二哥就没了。

    萧凛对虞卿道:“我也赞同今日去,狐妖现世一日,百姓多几分安危。”

    虞卿翘着腿:“这回有什么好处?”

    萧凛扔给他一把通体黑色的匕首。

    虞卿眼睛一亮,收起匕首,依旧臭这脸哼道:“走吧,带路。”

    “三姑娘给我们指条路就好,别怕,你回府去吧。”萧凛说,除妖一事,去的人在精不在多,否则去再多人,都没有帮助。

    苏苏知道,“大师兄”处于好心,责任心和保护欲很重。

    可是依她所见,眼前这个除妖师虞卿,虽然有点本事,可是对敌经验并不丰富,他们就这样过去,容易吃亏。

    她坚持要跟上。

    “要么我不告诉你们地方,自己去。要么你们带上我。”

    萧凛皱眉。

    虞卿笑道:“我同意你去。”

    最后一行人来到狐妖的院落。

    红梅依旧开得灼灼,香味却淡了不少。三人提高警惕,进入院落,却没有发现狐妖踪影。

    虞卿突然说:“城里近日有不少人失踪。”

    他语气轻松,几人心里却很沉重,尤其是苏苏。她猜那些人,大概率是狐妖掳走的。

    没有叶储风的供给,狐妖抓了其他人。

    “现在去哪里找她?”萧凛问。

    虞卿从袖中拿出一个罗盘,罗盘指针疯狂旋转。虞卿咋舌:“乖乖,还是个大妖啊……”

    最后罗盘停下来。

    虞卿说:“跟着罗盘的方向走。”

    同一时间,窗前的少年,黑瞳注视着他们离开。

    他身后的黑衣人,犹疑地问:“殿下?”

    澹台烬说:“我知道了。”

    “那您准备什么时候动身回周国,夫人在渡口等您,事不宜迟,属下建议您今晚就走。”黑衣人语气激动,“晚了恐怕来不及,您留在这里会有危险。”

    澹台烬盯着苏苏等人背影,嘲讽呢喃道:“不自量力。”

    黑衣人没听懂:“殿下,您可是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事情?”

    “没有。”澹台烬冷声说,“今晚就走。”

    黑衣人很是高兴:“属下卧薪尝胆十四年,终于等到殿下了。”

    澹台烬也弯了弯唇。

    烈日当空,难得在冬日有这样好的天气。只可惜,夏国的百姓,也就这几天好日子过了。

    不知道战神叶啸的血,是不是比普通人要热?溅在脸上,又是怎样一种感觉?

    他手指抵着额,低低笑出声。

    脸上轻蔑,却又自厌。

    苏苏觉得,带个除妖师的确方便。如果自己只身过来,还真找不到狐妖。

    此时,三人屏息蹲在竹林外。

    一个精巧的竹屋里,传来阵阵香气。

    苏苏低声提醒道:“是媚香,少吸一些。”

    狐妖的媚香吸多了,会迷人心智的。

    虞卿倒了三颗药丸出来,分给大家。苏苏吃下去,发现果然闻不到浓郁的媚香了。

    虞卿凭空从储物玉中拿出红线。

    一头递给萧凛,萧凛会意,点点头。

    虞卿脚步轻巧,开始围着竹屋布置红线。

    苏苏有些惊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