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朱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苏苏跟着叶储风, 到了一处安静的院落。

    如小乞丐所说,院子里面开了漂亮的红梅,枝丫探出府邸, 延伸至府外,看上去十分清雅。

    叶储风看见院落,加快脚步, 关上了门。

    苏苏嗅了嗅, 她似乎又闻到了那股若有若无的味道。

    门被关上, 她绕着院落环视一圈,捋起袖子, 往上攀爬。坐在墙上时,她才看见澹台烬正看着自己。

    苏苏这才想起他:“你跟着我做什么?”

    澹台烬一双漆黑的瞳望着院落,没有讲话。

    苏苏循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难不成这个院子, 有什么让澹台烬垂涎的邪物?

    她看他一眼:“我警告你, 不许过来!”

    魇魔那个事, 她小命都差点交代在那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万一澹台烬还要搞事情,她头都大。

    然而她的警告完全无效, 自从那夜看见澹台烬用乌鸦杀人, 他装都懒得装, 本性暴露无疑。

    澹台烬翻上院落的墙,直接跳下去。

    苏苏脑仁都疼,她连忙跟上。

    院子里如果真藏着什么东西,她那个文弱的二哥,估计危险。

    可惜她现在身体里没有灵力, 管家买来朱砂和符纸以后,她统共就画好两张可以用的符,一张奔雷符,一张定身符,全交代在魇魔那里了。

    越靠近屋子,奇怪的香味越浓郁。

    院落很大,叶储风径自去了主屋,澹台烬往右而去,推开了右边的屋子。

    他们动作很轻,没有奴仆,也就没人发现他们。

    隔壁传来苏苏二哥的声音。

    “翩娘,抱歉,今日我来晚了些。”

    另一个娇俏的嗓音笑着说:“无碍,是府上发生什么事了吗?”

    叶储风:“出府时遇见了大哥,他同我说了会儿话。”

    “你大哥同你说什么?”女子娇滴滴问,“让你好好念书,或者跟着他习武?难不成这天底下成大事者,只有武将和书呆么?”

    “自然不是。”叶储风的声音很无奈,“只不过科举考试即将开始,大哥叮嘱了几句。”

    女子不高兴地说:“你要考试,是不是就不来看我了?”

    叶储风连忙摇头:“自然不会,你才是最重要的。你若不喜欢,我便不考了。”

    女子笑声如脆铃:“你可真是个傻子。”

    苏苏琢磨,她二哥哥文采斐然,在读书一行,的确很有造诣。也因此,叶储风经常被文不成武不就的叶哲云针对。

    叶家四个男丁,老大擅武稳重,老二习文内向,只有老三不成器,吃喝嫖赌样样都沾。至于四弟还小,有些刁蛮,但说不准长大后是个什么性子。

    苏苏万万没想到,她热爱读书的二哥哥,竟然会为了一个女子,不考科举。倘若让祖母知道,打断他的腿都算轻的,他可没有莲姨娘这种娘亲为他求情。

    隔壁传来一声娇呼,随即是打闹的声音。

    冬日的院子分外冷清,像一个小世界,声音便也听得清楚。

    什么东西被拂在地上,女子清脆的笑声更响亮。

    苏苏听见了粗喘声,随即是女子咿咿呀呀的□□,似欢愉,似痛苦。

    澹台烬眼中浮现出一股厌恶。

    苏苏脸上露出茫然之色,她自灵泉诞生之初,就鲜少有人给她科普两性知识。

    也不能指望衡阳掌门一个正派男人给小闺女讲黄色。

    男女调和,阴阳双修,她倒是在藏书阁中看过。

    可惜以修炼为主的书籍,大抵都是晦涩正经的文字,教科书级别的修炼模板。

    苏苏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大师兄带自己去后山捉灵兽。

    时缝春季,那两只灵兽,一雌一雄,耳鬓厮磨。

    扎着两个流苏丸子头的小萝莉苏苏,循着声音,好奇地看过去。

    “大师兄!这里有两只!”

    公冶寂无御剑过来,看清林木中场景,如白玉般的脸,瞬间红了个透。

    他捂住小姑娘眼睛:“非礼勿视!”

    随即带着苏苏,慌忙御剑而逃。苏苏还是第一次见大师兄跑得那么快,耳朵都红透了。

    自那以后,大师兄鲜少去后山,捉灵兽的事,渐渐落在了小师弟扶崖身上。

    苏苏后面回过味,才明白灵兽大抵是在交合。

    但是人类表达爱意的方式,和灵兽可太不一样了,因此当空中的香气越来越浓郁,苏苏完全没往这方面联想。

    反而灵光一闪,她终于知道了哪里不对劲!

    媚香!

    这竟然是狐族独特的媚香!里面那个女子,竟然是只狐妖!

    她二哥啊!

    听她二哥喘得痛苦,不会正在被狐妖戕害吧?

    苏苏刚要往外跑,去救她二哥,胳膊被澹台烬握住。他神色古怪:“你做什么?”

    苏苏压低声音:“你别拉着我,隔壁是一只狐妖,我二哥肯定出事了。”

    “出事?”他轻声咀嚼着这两个字。

    澹台烬盯着她,突然恶意一笑:“不尽然,你现在闯进去,你二哥才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苏苏不解地看着他。

    澹台烬从袖中拿出一把峨眉刺,只不过这峨眉刺模样很奇怪,比寻常的武器小得多,以至于他藏在袖中,也没人发现。

    不知道那峨眉刺是什么做的,也不见他如何使力,墙如同纸一般,轻而易举被戳出一个洞来。

    澹台烬回头看见一双清澈的眼睛,心中邪意肆虐。

    “好好看清楚。”

    苏苏趴到洞前,定睛看过去。

    只见书桌上的笔墨纸砚落了一地,叶储风抱着一个女子,将她压在书桌上。

    女子双眸迷离,红唇开合,修长的脖子高高仰起。

    黄衫之下,她雪白的腿缠着叶储风,像娇弱无依的菟丝花。

    而她文弱的二哥一反常态,如痴如狂,像是疯狂的野兽,埋首在女子怀中。

    “翩娘……翩娘,我心悦你……”

    澹台烬冷笑地看着苏苏。

    期盼她面红耳赤,下一秒大惊失色地转过来。

    她那双明澈如琉璃的眼睛,染上污秽之色,一定很精彩。

    可是前面的少女趴在洞前看了好一会儿,半晌镇定地把那个洞堵上。

    她仰头,就对上了澹台烬冰冷恶意的眼睛。

    苏苏奇怪地说:“你看我做什么?”

    澹台烬盯了她半晌,隔壁的淫词浪语还在继续,可少女面不改色,黑白分明的眼睛,像是黑暗中盛开圣洁的花。

    仿佛在她眼中,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澹台烬冷冷道:“不知羞耻。”仿佛羞辱她能让他奇怪的感受好受点。

    苏苏不以为然,一本正经给他科普:“自上古洪荒以来,不论妖魔、仙神、凡人,阴阳交合,子嗣绵延,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三界生灵,得以生生不息。”

    所以有什么好羞耻的?

    她早知道凡间对女子更为严苛,普通凡人,看见这一幕,估计羞愤欲死。

    苏苏一瞬间领悟了澹台烬的想法,这魔物竟然想看自己羞愤欲死?

    她瞪着他,就算害羞,也是对着心爱的男子害羞,对着个冰冷无情的邪物,她疯了才捂脸害羞。

    明明是他天生缺乏羞耻心。

    苏苏伸出手:“把你的峨眉刺借我用一下。”

    “你想做什么?”

    苏苏认真说:“我去戳死隔壁的坏狐妖。”

    她可不是在观摩叶储风和狐妖活色生香,而是在看狐妖是否害人。

    苏苏知道,有些妖修炼不易,也不害人,这种妖是好妖。但有些妖物会害人,迷人心智,吸□□气。

    里面的黄衫狐妖,便是后者。

    叶储风的精气、甚至阳寿,狐妖都在掠夺。她不是一只好妖。

    照这个速度下去,不出三月,叶家就可以给叶储风收尸了。

    澹台烬冷冷说:“不借。”

    不自量力。

    里面那只狐妖,一看就道行不浅,她即便拿着峨眉刺,也讨不找好。虽然不知道叶夕雾何时会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是就凭她,绝不是狐妖的对手。

    苏苏心里其实也知道,自己恐怕奈何不了狐妖,贸然惊动她,万一她伤害叶储风,那才得不偿失。

    她也就是看不下去狐妖吸食叶储风的精气,才想借到峨眉刺先救人。

    如今看来,还是从长计议比较好。

    苏苏悄声走出门,冲澹台烬挥了挥手,做口型:“走呀——”趁狐妖沉迷交合,没有觉察他们两个。

    澹台烬看着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