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糖豆(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苏苏也懒得探究他为什么生气, 有人质在手,一切就好办多了。

    但是不能一直定着澹台烬,定身符的效果只有半个时辰, 等时间一过,完蛋的就是自己和萧凛。

    苏苏从他身上下来,开始翻找“加春”的东西。

    澹台烬动不了, 就用阴冷的眼神一直看着她。

    果不其然, “加春”这种身份, 什么阴毒的药都有。苏苏拿起一瓶绝命散和一瓶临时散功药,捏开澹台烬的嘴, 给他喂了进去。

    “解药我收着,你也看见自己吃了什么,一会儿我把符咒打开,你带我们走出梦境。”她哼道, “别耍花招, 不想死就少干损人不利己的事。”

    澹台烬不吭声。

    苏苏把符咒揭开, 她经历过澹台烬的梦境,知道这人挺惜命的。小时候靠着死老鼠都想活下去,一定不会甘心死在一个梦境中。

    “走,和我一起去找萧凛。”她戳了戳他。

    果然, 澹台烬动了。

    他的确不想死, 一时的失神造成了如今不利的后果, 既然已成定局,他不动声色,开始在心中盘算其他办法。

    萧凛看见苏苏和澹台烬的时候,十分意外:“三小姐?你没事吧。”

    苏苏摇头:“没事。”

    “他……”萧凛皱眉看向“加春”。

    苏苏道:“他是澹台烬,之前有些误会, 大家没有认出来,现在误会解开,澹台烬决定和我们齐心协力,一起出去,对吧?”

    她胡说八道,又威胁地戳戳澹台烬。

    澹台烬冷笑一声:“对。”

    萧凛说:“原来是质子殿下。”

    萧凛倒是没有想到,苏苏和澹台烬竟然都在梦境中。他对澹台烬倒是没有恶意,萧凛到底不是萧慎,澹台烬自幼在宫里生活就不容易,萧凛偶尔看见,还会帮他一把。

    “王爷,现在情况怎么样了?”苏苏问道。

    “其实昨晚,我已经成功了。刺杀的时候故意失手,让冰裳看见了‘皇帝’的信物,她知道了我是皇帝派来的人。”

    萧凛此话一出,苏苏十分意外。

    既然成功了,为什么叶冰裳依旧不愿走?难道他们猜错了,她最执着的,并不是萧凛的爱吗?

    萧凛说:“看来这个办法行不通。”

    苏苏想起什么,笑眯眯看向澹台烬:“你的办法呢?”

    澹台烬睨她一眼,也扯起嘴角笑了:“当然比你们的有用。”

    许是他用着“加春”的身体,苏苏怎么看,怎么觉得他的笑容不怀好意。

    然而白蝴蝶只剩下一点没有变红,证明现实世界已经快黎明,再想别的办法俨然来不及了,他们只能相信澹台烬。

    澹台烬慢条斯理踱步到御花园。

    宫女追着一个小男孩喊:“太子殿下,你慢一点儿,别摔着了!”

    男孩穿着锦袍,看上去三四岁的模样,虎头虎脑的,玉雪可爱,追着花园里的蝴蝶跑。

    萧凛看见小男孩,有几分失神。毕竟这是梦境中,叶冰裳和“他”的孩子。

    小男孩追着蝴蝶,最后,突然撞到澹台烬腿上。

    他摔倒在地,眼中蓄了一泡泪。

    澹台烬低眸,不动声色打量他。

    随后,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中,他单手拎起了小男孩。

    宫女看见澹台烬的动作,噗通一声跪下:“加春大人,太子不是故意的,请让奴婢带太子回去。”

    小男孩在空中蹬着腿,也意识到来者不善,吓得哇哇直哭。

    苏苏终于知道澹台烬想做什么了:“你要杀了这个孩子?”

    澹台烬冷冷地说:“不是你们想出去吗?反正他都是假的,杀了又有什么关系。”

    说着,他把小孩往萧凛怀里一扔,萧凛下意识接住,小太子在萧凛怀里颤抖,看也不敢看澹台烬。

    “既然是你的种,自己动手吧。”

    萧凛低头看怀里的小太子,小太子害怕地抱住他。

    萧凛下意识道:“不可。”

    小太子不断抽泣,看上去可怜极了。

    苏苏也觉得头疼,问澹台烬:“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澹台烬靠着假山,居高临下看着她:“就这个办法,怎么?下不了手?”

    见苏苏和萧凛都不动,澹台烬冷声道:“妇人之仁!”

    在澹台烬看来,这十分可笑,世上怎么会有人因为别人,宁肯放弃自己的生命?

    他走过去,掐住小太子脖子。

    孩子被他举在空中,澹台烬面无表情,手不断收紧。

    萧凛皱眉,却也知道澹台烬说得没错,这个孩子是假的,甚至是魇魔的魔气幻化而来,如果再犹豫,所有人都会葬身这里。

    澹台烬手一使力,原本脸色青紫的孩子,化作黑烟,消散在空中。

    苏苏看一眼澹台烬,他顶着加春的脸,显得十分冷漠。

    杀了魇魔梦境中的小太子,几个人往叶冰裳宫殿中去。

    萧凛沉默地走在前面,显然梦境小太子的消失,让他心情沉重。

    苏苏靠近澹台烬,刚想说话,澹台烬率先冷淡地开口:“怎么?要怪我心狠手辣,无情无义?”

    苏苏十分诧异,她摇摇头,小声说:“没有,我只是想谢谢你。”

    如果不是澹台烬,她和萧凛不一定能下决心破梦境。

    澹台烬看她一眼,道:“既然这样,解药给我,我不做别的,肯定带你们出去。”

    苏苏想了想,从兜里拿出一个瓶子,递给他。

    澹台烬没想到她会这样轻易给自己,他想,愚不可及,等他吃了解药,他定会……

    然而解药入口,他才觉得不对。

    红色的糖豆在嘴里化开。

    苏苏笑着仰起头,问他:“甜不甜?”

    “你耍我?”

    他的唇被糖豆染红,惨白的脸扭曲了一瞬,苏苏忍俊不禁,摇头:“我没说给你的是解药,再说了,出去梦境以后,你身上的毒药自动就解了。既然不痛不痒,你就暂且忍忍吧。”

    见澹台烬眸色冷凉,牙齿咬着糖豆,一副想杀人的模样,苏苏压住笑意说:“别吐出来啊,吐出来影响你的形象。”

    他恼恨抬手,把糖豆一扔,苏苏轻松接住瓶子。

    她跑到前面去,欢快地道:“王爷,你要吃糖么?”

    好东西就要大家分享。

    萧凛失笑,他耳力好,自然听见了苏苏和澹台烬的对话,虽然不知道他们之前发生了什么,但这样的三姑娘,并不讨人厌,反倒十分可爱。

    连带着方才被迫杀掉梦境小太子的压抑也消失。

    “不必,谢谢三姑娘。”

    到达叶冰裳宫殿前,澹台烬想了想,拿出一纸空的诏书,丢给萧凛。

    “写,废后诏书。”

    萧凛抬眼望去,上面竟然真有“皇帝”玺印。

    看来澹台烬早有离开的打算,即便不与他们一起,他也能找到叶冰裳,脱离梦境。

    萧凛心中升起警惕,澹台烬此人心智和才华不低,又杀伐果决。倘若某天他顺利回到了周国,便是夏国的劲敌。

    萧凛垂下眼睛,用自己的字迹,写了一纸废后诏书。

    叶冰裳在缝小太子的衣衫。

    她望着窗外的海棠,有几分出神。

    身旁的宫女愤愤道:“娘娘,皇上昨夜又歇在了那贱蹄子宫里,您才是正宫,皇上如今却待您越发冷淡,奴婢们瞧着,心里都不是滋味儿。”

    手上的针刺破指头,叶冰裳含在嘴里,垂下目光。

    “娘娘!”宫女慌张道。

    “无碍。”叶冰裳脸色苍白,勉强笑道,“切忌,以后不可这样说皇上。皇上九五之尊,雷霆雨露,均为君恩。”

    手指上血晕开丝绸,宫女给她处理伤,嘀咕道:“娘娘您就是太善良了,一点脾气都没有。”

    叶冰裳盯着那一滩血,没有讲话。

    昨夜被刺杀的事,她没有给任何人说,“萧凛”的那块令牌,至今在她妆匣中躺着。

    她嘴角含着笑,继续为儿子做衣裳。

    宫女笑道:“等太子长大,他一定能懂娘娘的苦心,加倍孝顺娘娘。”

    话音刚落,一个宫女连滚带爬进来。

    “皇、皇后娘娘……太子殿下他……被人杀了!”

    话音一落,叶冰裳脸色大变,她扔下手中衣物,怔然道:“你说什么?”

    “奴婢亲眼所见,就在御花园中……”

    叶冰裳拎起裙子跑出去,就对上了澹台烬一行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