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天以后,兰安再也没有回来过。

    苏苏被摆在周国的偏殿里,每日傍晚,澹台烬会回来睡觉。

    他睡在地面上,有时候看着窗外的月光,有时候睁着漆黑的眼珠子,一眨不眨看着她,却再也没有触碰她,反而把她放得远远的。

    如果不是那日他说漂亮,苏苏甚至觉得,他极度讨厌自己。

    最让苏苏难受的是,小破孩任由他的血沾满她全身,完全没有擦一擦的打算。

    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忘记了。

    好在苏苏现在无知无觉,只盼着赶快恢复人身,把澹台烬踢出梦境。

    虽然待在梦里,可以了解更多关于邪骨的事。

    但在现实中,倘若天亮了,苏苏还未唤醒澹台烬和叶冰裳,他们几个就都得死在梦里。

    被困在琉璃中,苏苏非常焦急。

    然而她不是梦境主人,澹台烬的灵魂并非她能掌控,只能像一片飘在水里的浮叶,随着梦境的发展走。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一个小男孩的声音,满怀恶意在门外响起。

    “对,扔进去,弄死那个小孽种。”

    “咦,等等,那是什么?”

    门被人推开,苏苏看见一个约莫七八岁大的锦衣男童走进来。

    他拿起案桌上的“苏苏”,喃喃道:“这是什么,好漂亮……”

    苏苏现在对“漂亮”两个字,半点好感都没有,这个小孩不会也来涂一遍血吧?澹台王室一家子疯批吗?

    男童小心翼翼捧起她,催促道:“小全子,打水来。”

    他把澹台烬涂在苏苏身上的血洗去,眼里的光越来越亮。

    “小全子,你认得她吗?”世上真有这般模样的少女吗?光一个琉璃雕像轮廓,就让人移不开眼。

    比他母妃都好看许多倍。

    小全子摇头,不安道:“三殿下,咱们快走吧。他……他就快回来了。”

    澹台明朗这才想起正事,脸上阴狠起来。

    “哼,东西扔进去,咱们走。这东西本殿下带走了,肯定是孽种去其他地方偷的。”

    “是。”太监连忙把竹娄往破旧的宫殿中一扔。

    苏苏看见,竹娄里密密麻麻爬出毒蛇和蝎子。

    而澹台烬的确马上就要回来了。

    苏苏有点着急,澹台烬不能死在梦境里。她有心想挣脱如今的处境,然而澹台明朗已经带着她走远了。

    苏苏惴惴不安。

    小魔物不会真被害死了吧?

    梦魇制造的是恐惧与执念。

    苏苏恐惧仙门没落,怕同门陨落。而澹台烬……恐惧的是什么、执念又是什么呢?

    她被澹台明朗带走,到了一处富丽堂皇的宫殿。

    苏苏一看就知道,这位皇子十分受宠。

    住的穿的,不知道比澹台烬好多少倍。同皇子比起来,澹台烬更像个小叫花子。

    月亮升起来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响动。

    宫殿门被推开,黄昏下,一个小小瘦弱的影子出现在门口:“澹台明朗,我的东西,还给我。”

    澹台明朗愤怒道:“谁放这个小畜生进来的!”

    澹台烬不语,手中拽着一条毒蛇,朝澹台明朗走过去。

    澹台明朗到底是个小孩,吓得后退了一步,呵斥周围的人:“狗奴才!都死了吗?还不拦住他!”

    太监们捉住澹台烬,毒蛇也被抢走丢开。

    苏苏看见,小孩被按在地上。

    澹台明朗走过去,恼怒地抬脚踩住澹台烬的脸:“你不过一个野种,野种什么都不会有!你要这个?”

    澹台明朗拿起琉璃。

    澹台烬的黑瞳,安安静静,落在兄长手中的琉璃上,专注得像个容易被吸引注意力的单纯小孩。

    “好啊,那就还给你。”澹台明朗突然松开了手。

    苏苏最后的余光,看见地上的小孩,被太监们死死按住,他眼尾泛着红,冷冷盯着琉璃像。

    琉璃碎在澹台烬眼前。

    那一瞬变得很漫长,苏苏甚至看见澹台烬瞳孔收缩,随即空气似乎都安静了下来。

    苏苏寄身的神像碎裂,她的灵魂终于能够出来。

    还未来得及欣喜,下一刻,空间一阵扭曲,她失去了知觉。

    澹台烬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

    他表情还算平静,没有丝毫愤怒之色。

    在太监和澹台明朗的嘲笑声中,澹台烬突然伸出手,捡起碎在眼前的琉璃碎片,面无表情吞了下去。

    锋锐的碎片划破他的喉咙,他维持着匍匐在地的姿势,哑着嗓音低声笑。

    梦境之外,黑色的雾气惊骇地四处逃窜。

    却一缕都没跑掉,尽数被吸入地上乌发红唇的男童身体里,澹台烬身体抽搐片刻,眸中漆黑。

    镜像中人物惨叫着,被无形的力量撕碎,

    澹台烬站起来,梦境在他身后,寸寸碎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